清高宗乾隆帝·爱新觉罗·弘历《鹰搏兔》

时间: 2019-05-07 18:24:58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风吹衰草寒飕飕, 苍鹰在臂凝霜眸。

瞥然狡兔走平畴, 三窟已失空含愁。

高盘云翮孤星流,厉爪下去势更道。

怒气一奋谁能驭,嗟彼韩卢有技徒增羞。

呜呼,汝鹰性非柔,却邀富室千金求。

古来英鸷半埋没, 凡雀嘈嘈何其稠。

[注释]

①韩卢:古韩国良犬名,《博物志》:韩国有黑犬名卢。

[赏析]

历代写狩猎之诗,豪气最盛者,莫过于王维的《观猎》与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戛戛独造,雄姿英发,“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 千骑卷平冈”更是气势豪迈,意气风发,而乾隆的这首狩猎诗也自有其可观之处。

首句从背景入手,意在运气,来个先声夺人,“寒飕飕”,是“风劲”的化用,“衰草”是“草枯”的代名,因其“寒”,故能见搏击者的雄姿,因其“衰”,可知被猎物的无所逃遁,这是在为英雄提供用武之地。接着推出主角苍鹰就很自然。而鹰的主人却隐在画面之外,不像“将军猎渭城”那般显豁,但“在臂”二字,已让人由点及面,由部分而全体,去体味苍鹰主人的雄姿神韵,“凝霜眸”,由臂鹰的立姿转为定点聚焦,一“凝”字写注意之专注,一“霜”字写眼睛之明亮与性情之凶猛,都具千斤之力,这是一个多么漂亮的亮相!

三四两句,“瞥然”一转,打破了“凝”之静态,猎物终于出现了,原来是个兔子,一个“狡”字,显示出其敏捷非凡。但狡兔终于没有逃脱雄鹰的眼睛,鹰之威猛压倒了兔之狡猾,但二者的对抗仍然是吸引人的,兔逃跑之迅疾,也是不同一般的,鹰与兔展开了速度的拼搏。形势对兔子不利,天不和,有寒风劲吹; 地不利,是一片平畴,昔日所营之 三窟,如今安在! “空”字写出兔子挣命的绝望,从侧面烘托出了鹰的雄风。

五六句转入正面描写, 由地面到高空, 是继续蓄势, “高盘”对“平畴”,“孤星流”对 “狡兔走”,高下之势,不言自明,真是所谓天壤之别。在经过一段的周旋后,鹰终于瞅准机会,发动了攻击,稳、准、狠,疾如闪电,快似流星。

如果下边作者顺势再写兔之惨败,则气势必将败弱,穷寇莫追的道理即在于此,盖此时再加以张扬,则笔意滞重,因此作者笔锋突然一刹,适时地变换了手法,由描写转为抒情,借前面的铺排,奏出铿锵之音。“怒气一奋”促人联想起庄子 《逍遥游》中那个 “怒而飞,不知其几千里也”的鲲鹏,不只句式上相似,神态气质上也颇接近,无拘无束,勇猛矫健,二者何其相似。“谁能驭”,显示了强烈的自由精神与不羁个性,岂是韩声小技之徒可比!

诗写到此,猎事已尽,笔意却未尽,最后四句感叹之词才道出真谛,原来这根本就不是一首真写打猎的诗,而是一首寓意诗,读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作者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虚虚实实,耐人寻味。

鹰的本性究竟是什么?作者的意思是,鹰是为人服务的,但不是对谁俯首帖耳,它有自己的独立个性,有自己的独立追求,有自己的独立意志,它不求于“富室千金”,那是对它的亵渎。能不能发挥鹰的技能,关键在于是不是遇上一个“明主”,这正是乾隆作为皇帝咏此诗的立意所在。 乾隆以 “明主” 自居, 感叹于 “英埋没”与 “凡雀嘈嘈”,言外之意是要收揽英才,为我所用。

综观全诗,好在有 “势”,有势故力雄,有势故活转,有势故生机勃勃,一泻千里而毫无凝滞之感。有势故无论描写还是议论都底气豪迈。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