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杨广《野望诗》

时间: 2019-05-07 18:24:57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赏析]

此诗见于蔡條 《铁围山丛谈》所载。自秦观将它改头换面写入其词 《满庭芳》后,这首诗也就跟着出了名。好似儿子当了大官,就势必封赠他的父亲以至老祖宗不可。这在审美领域内也是常有的事。从另一端看,则说明审美的发现也不容易,它往往需要跨越相当的时间和空间。

实在说,这首诗本来就写得很不错。为什么自隋亡到北宋后期,经历了四五百年,这首诗却从未见人谈起。这是不是由于杨广荒淫昏暴,世人因其人而废其言呢?

我们现在赏析这首诗,全不是想替杨广从政治上恢复名誉。我们只是从审美的角度,实事求是地谈谈作品。

此诗前三句都写景,纯用绘画的手法。有点 (寒鸦)、有线 (流水)、有面 (孤村)。再用 “斜阳欲落”烘染,一幅令人销魂的天涯羁旅图就呈现在读者的想像里了。“寒鸦”色黑,“流水”色白,“斜阳”色红,加上 “孤村”的黄墙、碧瓦、蓝天……等等,画面的色彩也就够绚丽了。寒鸦飞啼,流水潺缓,都是动态作声; 而孤村、斜阳,却寂静不响 。动静相应,益发衬出旅人的孤单和无所依托了。

末句言情。诗人纵目望远,野旷天昏;加上寒意袭人,悲自中生。故 “一望黯销魂”五字脱口而出,绝非单纯摹仿江淹 《别赋》作无病之呻吟。它宛似画龙点睛,遂使通篇俱活。

这首诗是否真为杨广所作,我们姑存而不论。因为毋论是肯定或者否定,我都找不到新的证据。但杨广毕竟是个有才有学之人,不能仅因为他是个坏皇帝,就硬说他连这样的诗也写不出来。

明代陆时雍的 《诗镜总论》说得好: “隋炀起敝,风骨凝然。”又说: “隋炀从华得素,譬诸红艳丛中,清标自出。虽卸华谢彩,而绚质犹存。”也就是说:杨广力矫六朝衰敝的文学习气,讲究风骨。他反对浮艳,追求自然的美。这是完全正确的。晁补之称秦观的《满庭芳》词中 “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三句为“天生好言语”(见《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三》),究其版权所有,似乎还应该首先归之杨广。马致远的散曲《天净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虽然景物繁复,内容加多,而基本形象和意境,显然还由此脱胎。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