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刘彻《秋风辞》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杨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注释]

①秀: 开花。

②楼船: 建有楼房的高大的船只。

③扬素波: 激起白色的波浪。

④棹歌: 划桨时唱的歌。棹: 船桨。

⑤极: 尽头。

[赏析]

汉武帝为一代英主,既富武功,兼擅文采。在位五十四年,制礼作乐,奖励文士,一时彬彬称盛。他酷好楚辞,自作 《李夫人歌》、《秋风辞》诸篇,颇能嗣响楚辞,令人发深沉的哀思。

这首 《秋风辞》是汉武帝巡视汾阳时所作。如今山西万荣县的后土祠边秋风楼内,还有此辞的碑刻,流风余韵,至今未泯。汾阳后土祠是祭祀地祗的庙宇。它建在汾水南面与黄河东岸相连的高冈上。武帝这次出巡是在一个落木萧萧的秋天。这时他年事已高,宠姬李夫人又已去世,心绪相当凄凉,这些都给本辞投下的复杂的光影。

一起两句写眼前景物,俨然是一派明丽的清秋胜境。袅袅的秋风吹拂着朵朵白云,在蓝天下飘动;成行的征雁在黄叶飘落中向南飞去。然而,作者摹写秋色并不止于赞美。它通过衰黄的落叶与南飞的归雁,透漏出衰飒之意,为下文的感伤心态安排了出场。三、四句,上虚下实,以景衬情,意谓春兰秋菊,终古不绝,然而佳人呢? 却永逝而不返了,这怎能不令人怅悒无端呢?这里说的 “佳人”,不是泛指,而是特指他的宠姬李夫人。据 《汉书 ·外戚传》: “延年侍上(汉武帝),起舞歌曰: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上叹息曰: ‘善。世岂有此人乎?’平阳主因言: ‘延年有女弟。’ 上乃召见之,实妙丽善舞,由是得幸。”武帝怀念的正是她。眼前的情景,勾起了主人公对已逝者深重的怀念。汉武帝果然是笃于情者。龚自珍有句云: “少年虽亦薄汤武,不薄秦皇与武皇。设想英雄垂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似亦为此而发。但只说对了一半,不然以帝王之尊,佳丽满宫,何求不得,焉用如此戚戚? 白居易的 “汉皇重色思倾国” ( 《长恨歌》) 以李杨的爱情与之作比,是不错的。

“楼船”以下各句,由伤逝转入叹老,嗟叹之情,愈为深广。而其章法却很特别。五句中,大部分写热闹的场面,只在最后一句点出主旨,便有倒卷帘栊,消纳通身之妙。然兴象浑沦,全以气行,便无纤巧之弊。这里所写的横汾箫鼓,场面是宏伟的。高大的楼船由黄入汾驶向南岸,在河心泛起了银白色的波浪。据《一统志》: “旧志: 汾河旧自荣河县北后土祠旁西流于黄河。”汉武的路线是东渡黄河,入汾,横渡而抵南岸后土祠。汾水清于黄河,故有“杨素波”之语。楼船在行驶,船上箫鼓大作,水手们也应节按拍,划桨唱歌。这气氛、这场面,可说是兴高采烈,欢乐已极。然而眼前的闹热,并不能驱散诗人内心的悲惋。其故何在?就在于诗人对人生苦短这一点的敏锐的感觉上。老了,毕竟是老了,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这位帝王诗人发出的浩叹。

然而,这种人生无常的哀感,不仅属于他个人,而也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悲怆的主题。它藉美丽的景色与欢乐的场面的烘托、铺垫,把人生苦短的悲哀表现得浓重、苍莽。它的悲凉情绪导源于对人生的执着与依恋。在曹孟德之前,很少有人达到这样的境界。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diwang/2019050724806.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