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帝·李璟《游后湖赏莲花》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蓼花蘸水火不灭,水鸟惊鱼银梭投。

满目荷花千万顷,红碧相杂敷清流。

  孙武已斩吴宫女,琉璃池上佳人头

[注释]

①蓼 (liao)花: 草本。节常膨大。托叶鞘状,抱茎。花淡红色或白色。

②孙武: 春秋时兵家,字长卿,齐国人。曾以 《兵法》 十三篇见吴王阖闾,被任为将,率吴军攻破楚国。孙武为吴王搬演阵法,宫女充为兵卒,恃宠调笑,不听指挥,孙武立斩二人。

③琉璃: 亦作 “流离”、“琉璃”。一种矿石质的有色半透明体材料。《魏略》: “大秦国出赤、白、黑、黄、青、绿、缥、绀、红、紫十种琉璃。” 此处用琉璃池形容后湖彩色斑驳。

[赏析]

李璟对莲花可谓情有独钟。他那首有名的 《摊破浣溪沙》 即是以莲花起句的 ( “菡萏香销”)。荷花 (菡萏) 与莲花一物二名,且属蓼科植物。本诗写 “蓼花蘸水”、“满目荷花”都是紧扣诗题·在 “赏莲花”呢。偌大一个后湖当然不只是 “荷花千万顷”,这位受周威胁,去帝号,只称南唐国主的李璟,何以对莲花颇多会心?换句话说,在莲花身上移注了他怎样的情感?

在那首颇负盛名的 《摊破浣溪沙》 中的莲花是个香销叶残、韶光憔悴的兴象。在这首诗中,莲花却是充满生机、无限妖饶的: 蓼花蘸入水中红色不改,那些水鸟惊鱼像银梭一样来回穿游,在这个显示着大自然美妙与神秘的 “琉璃池” 中,最烂漫夺目的当然是占领了主要湖面的荷花(睡莲科),她们触目皆是、无处不在,与千顷碧波相映生色。诗人实在无法表达内心深处对莲花的独特感受,生发出一个兵家典故(孙武杀宫女),用佳人头来形容莲花的鲜艳、娇美。当然比花儿像姑娘那种陈词有信息多了。这个险怪生动、冷艳可喜的比喻,带有几分杀机,它包含着一个附庸国国君潜意识中的不平之气。

我们无法确知,这首诗与那首词写作时间上的先后,但可以看出二者不同的心境,这首诗还有着尚未消褪尽的帝王气,而那首词却是充满无奈情意了。

周敦颐的 《爱莲说》突出了莲花一个 “清”字,算是与李璟感同心契:乍看这首诗是在着意写莲花的 “姿色”,但他没忘了莲花的品格·“敷清流”三字最乏色彩却极有意蕴、敷者,相匹尔,配得上也。“清流”仅是景语么?似乎更是在赞美莲花的品格。

风景即心境。看来,素称“儒儒”的李璟,在内心深处不乏以清流自励的心意,并且还有着兵象意趣。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diwang/201905072479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