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李世民《饮马长城窟行》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

瀚海百重波,阴山千里雪

迥戍危烽火,层峦引高节。

悠悠卷旆旌,饮马出长城。

寒沙连骑迹,朔吹断边声

胡尘清玉塞,羌笛韵金钲

绝漠干戈戢, 车徒振原隰

都尉反龙堆,将军旋马邑

扬麾氛雾静,纪石功名立

荒裔一戎衣,灵台凯歌入



[注释]

①《饮马长城窟行》,是乐府旧题。乐府古辞题注说: “一曰 《饮马行》。长城,秦所筑以备胡者,其下有泉窟,可以饮马。古辞云‘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言征戍之客至于长城而饮其马,妇人思念其勤劳,故作是曲也。”又引 《乐府广题》说: “长城南有溪坂,上有土窟,窟中泉流,汉时将士征塞北皆饮马此水也。”

②交河: 西汉初为车师前庭的治所,唐以前为高昌的首府,唐初设交河县。在今新疆吐鲁番县西北。

③瀚海: 北海,在蒙古高原东北,一说指今内蒙古的呼伦湖、贝尔湖。阴山: 今河套以北、大漠以南诸山的统称。

④“悠悠”句:《诗·小雅·车攻》“萧萧马鸣,悠悠旆旌”,注: “言不喧哗也。”

⑤朔吹: 北风。

⑥胡尘: 古代指西北地区游牧民族的侵扰。玉塞: 玉门关。金钲: 军中用作号令的乐器。

⑦绝漠: 边远沙漠地区。车徒: 兵车和步兵。振: 《书·大禹谟》“班师振旅”,出征胜利后整顿部队凯旋。原隰:义同原野,隰指低湿之地, 新垦的田畴也称隰。

⑧都尉: 武官名。龙堆: 白龙堆,在今新疆地区。马邑: 在今山西朔县、宁武、左云一带。

⑨麾: 《全唐诗》作尘,此据《乐府诗集》。纪石: 刻石纪功。

⑩荒裔:边远地区。一戎衣: 语出 《书·武成》“一戎衣,天下大定”,以武力平定天下的意思。灵台:汉长安有灵台,系观察天象之所。《乐府诗集》作云台。这里都借指都城。

[赏析]

《饮马长城窟行》是古乐府瑟调曲名,古辞原为抒发妇女怀念从军长城外的丈夫征戍的辛劳。《乐府解题》则谓:“古词伤良人游荡不归,或云察邕之辞。若魏陈琳辞云: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则言秦人苦长城之役也。”总之是思妇之词。《乐府诗集》收有同题诗作十七首,其中大多数拟作都敷衍古辞之义。只有魏文帝曹丕、隋炀帝杨广和唐太宗李世民三篇,别出新义,而以唐太宗一首最为气势磅礴、豪迈英发。反映了开国君主平定天下的气概和胸怀。

全诗共二十句,凡三换韵,一韵自成一个段落。诗句凝炼,层次分明,是一首很完美的叙事诗。下面略作剖析。

“塞外”六句写高秋闻警。古代西北游牧民族每于秋高马肥时骚扰中原。诗以交河、瀚海、阴山三个西北边区有代表特征的不同秋色,悲风层冰,浪涛积雪,阴寒砭人,略喻战祸的逼近。高峻的戌楼燃起报警的烽火,手持旌节的使者在丛山峻岭中出没。高节,一般指高风亮节,诗中自指使者所持的旌节。于是严整的大军奉命出动,出长城时在长城下的泉窟中饮马。“悠悠”六句写出征的获胜。风卷旆旌,形容军中静肃,只有风卷旗帜的声响,见出军令森严,士卒久经锻炼。接着写大军进入西域,在寒冷的沙漠上印下了骑兵连续不断的马蹄迹,凛冽的北风掩盖了战斗的喧声。不久,玉门关外已肃清了敌人的影踪。军中欢庆胜利,羌笛和金钲合奏作乐。羌笛是西北地区民族的乐器,这里还包含着军民同乐的意思。

“绝漠”以下八句写班师奏凯、勒石纪功之状。

大军一出即克敌制胜,在战斗纪念地刻石纪功。这时边远地区也列入中原版图,将士奏凯返回京城。刻石,用汉代窦宪大破匈奴后在燕然山刻石纪功的典故。

我国西北地区是汉代开始开发的,当时设置西域都护府,疆域从巴尔喀什湖到葱岭一线。汉末混乱,朝廷对这一区域失去控制。唐代不仅规复汉代的疆域,设陇右道,且向西深入到咸海及阿姆河流域。太宗的这首诗,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初开拓西域的气魄和战功,有相当的历史意义。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帝王诗词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