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高祖孝文帝·元宏《悬瓠方丈竹堂飨侍臣联句诗》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7 18:23:11

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孝文帝)

愿从圣明登衡会,万国弛诚混内外。(彭城王元勰)

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来宾一正历。(郑懿)

舜舞干戚兮天下归,文德远被莫不思。(郑道昭)

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邢峦)

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今日道风明。(孝文帝)

文王政教兮晖江沼,宁如大化光四表。(宋弁)

[注释]

①悬瓠: 地名,今河南汝南。魏孝文帝太和十八年 (494),孝文帝发兵进攻南齐。在这年年底,他亲自到达悬瓠。次年正月,在方丈竹堂宴享随从官员,并和他们作了这首联句诗。

②舜舞干戚: 据 《尚书 ·大禹谟》说,虞舜时,有苗不服。臣下益建议用至诚来感化他们。于是舜就广施文德,舞干羽。经七十天后,有苗自动服从了。

③遵彼汝坟: 原见《诗经·召南·汝坟》。意为:循着汝水的岸边行走。此句是说沿着汝水岸边行进,想起当年周朝的德教在此流行。

④光四表:语出《尚书·尧典》:“光被四表。”意谓唐尧之德,广及四方。

[赏析]

魏孝文帝元宏是北朝一位杰出的君主,他在推动鲜卑族和汉族的溶合方面起过很大的作用。北朝文学的兴起,也是在孝文帝时代,才真正开始的。据史载,他富有文才,喜作诗文,自从太和十年以后所颁发的诏令,都出于他自己的手笔。和他作联句的彭城王元勰和郑懿、郑道昭、邢峦等,在当时也都能诗人,其中郑道昭更是有名的诗人和书法家。

魏孝文帝颇有统一中国的雄心。这首联句诗的主旨,就在于表现他这方面的意愿。所以他一开始就提到了“江左一隅独未照”的问题,而他的弟弟彭城王元勰也提到要跟他登上衡山和会稽山,意即平定江南。其他群臣的诗句,也是用不同的语言,祝颂统一的事业。在这些诗句中可以看到孝文帝和他的群臣都以古代所谓 “五帝”、“三王”的继承者自居,他们在诗句中经常引用 《尚书》、《诗经》中的典故和字句。这说明儒学和文学在孝文帝时已很繁荣。孝文帝和他弟弟元勰这两位鲜卑族统治者,已经深受汉族文化的薰陶。

这首联句从形式方面看,是以七言句为主,其中有些句子中间杂有 “兮”字,这一点似乎与相传为汉武帝及其群臣所作的 《柏梁台诗》稍有区别。但这种君臣联句的作法以及全诗的结构,显然是有意模仿《柏梁台诗》的。由这一点看来,相传的 《柏梁台诗》在这时当已流行于南北两地的文坛。因为差不多与此同时的刘勰,在《文心雕龙》 (作于南齐末) 也提到了 《柏梁台诗》。本诗的写作程序确实和《柏梁台诗》十分相像,也是皇帝先作,藩王次之,接下去是朝臣继作。但在形式方式不完全一样,《柏梁台诗》是每人作一句,虽说每句用韵,但押韵很宽; 此诗则每人作二句,自相为韵,且用韵较严; 继作者的诗句都转韵,因此成为两句一韵。从诗的声调方面讲,音节比较和谐,读起来琅琅上口,胜于 《柏梁台诗》。但此诗所以胜于 《柏梁台诗》的主要之点还不在此。所谓的 《柏梁台诗》,实际上每句都不过表现所拟托的作者的身分,因此上下句之间益无意思相连贯。如所谓汉武帝的“日月星辰和四时”句与梁王的 “骖驾驷马从梁来”之间并无有机的联系。这首诗则虽出多人的手笔,却有中心思想贯串起来,前后互相呼应。如孝文帝开首二句讲南方还没有平定,元勰接下去就说愿随从孝文帝远征江南,统一中国。郑懿、郑道昭和邢峦三人的诗句都是颂扬之词,但重点不同,郑懿主要强调声威,郑道昭讲文德感化; 邢峦则预祝统一以后的太平盛况。孝文帝后两句既发思古之情,又自夸教化胜于古人; 宋弁更进一步,认为周文王的教化只流行于江汉之地,而魏孝文帝的声教则远被四方。可见此诗虽多歌功颂德的用意,但全诗的意思却是统一的,文句也典雅、庄重,不像所谓 《柏梁台诗》竟以“迫窘诘屈几穷哉”作结,使人感到不像庙堂上的文字。从以上几点看来,此诗虽有意模仿 《柏梁台诗》,但在艺术技巧方面,已大有发展和超越它的地方。我们知道: 北朝经过长期战乱,文学衰落,到孝文帝时,刚开始复兴,而此诗已达到一定的高度。它不但标志了北方文学的复兴,也显示了鲜卑族人汉化的程度。因此这首联句诗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是很值得注意的。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帝王诗词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