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贞白《芍药》咏芍药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0:49

《芍药·芍药》咏芍药诗鉴赏

王贞白

芍药承春宠,何曾羡牡丹。

麦秋能几日,谷雨只微寒。

妒态风频起,娇妆露欲残。

芙蓉浣纱伴, 长恨隔波澜。

芍药花开于暮春直到夏初,此时正是“凡卉与时谢”(柳宗元诗句)的时节。王贞白《芍药》诗的开头一句“芍药承春宠”,说的正是这个意思。百花都已凋谢,艳丽的芍药,受到春天的特别宠爱,一花独放,为人间保留了春天的信息。“承春宠”是赞美芍药的,写出了芍药花在时令上的特殊地位,为此才有首联的第二句诗,“何曾羡牡丹”。本来自古就有“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的说法,可是如果从时令的优势上看,芍药也不亚于牡丹。《花镜》曰;“园林苟植得益,则花之盛,更过于牡丹。”抓住特点,突出优势,是诗人赞美芍药时的情心构思。

第二联的“麦秋”和“谷雨”,指的是农历三、四月。芍药花在暮春时节破寒而开,确有“春深霸众芳”(宋·王十朋《芍药》)之势。但好花也不能常开不谢,“能几日”就表现出了一种“惜春”与“春归”的感叹,这是古代诗人咏花时经常流露的一种情绪。

第三联写一阵阵的风雨过后,娇美艳丽的芍药花开始凋残了,这种景象扣击着诗人爱花的心绪。大自然是无私的,但诗人在特定的心态下,认为“风频起”是大自然的“妒态”。“妒态”一词,经常用来表达不可言状的哀怨情怀,在这里是春归感叹情绪的深化。“妒花风雨便相催”(南宋·朱淑真《落花》),把花开花谢的自然现象推给“风雨相催”,这同“妒态风频起,娇妆露欲残”是一样的意思,是咏花诗的寄情手法。

尾联把感情往回拉了一下,芍药花虽“欲残”了,但仍有芙蓉浣纱为伴,这也算是一点慰借。当然,这种慰借相当有限,因为总归还是“隔波澜”的。爱惜芍药的心情经过层层深入的剖露,到此已达到了如古人所说“层深而浑成”(《古今词论》)的地步。从全诗来看,用同其它花卉相比较的写法开头,也用同样写法收笔,尾联与首联相呼应,结构严密,浑然一体。

王贞白《芍药》诗的主题是惜花。诗人写芍药,主要不是从正面写它如何娇美艳丽,令人喜爱,而是以个人的主观感受上用笔。“能几日”、“只微寒”、“妒态”、“长恨”这些词语的运用,把爱惜芍药的心态和花开又花谢而带来的愁怅情怀,写得波澜起伏,步步深入,给人以强烈的感染力量。

从诗歌的美学意义上看,惜花和由此而流露的淡淡哀怨,是健康的情感,是诗人珍惜时光和热爱生活的表现,是审美素质的组成部分,其积极意义是很明显的。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芍药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