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稹《红芍药》咏芍药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0:48

《芍药·红芍药》咏芍药诗鉴赏

元稹

芍药绽红绡,巴篱织青琐。

繁丝蹙金蕊,高焰当炉火。

剪刻彤云片, 开张赤霞裏。

烟轻琉璃叶,风亚珊瑚朵。

受露色低迷,向人娇婀娜。

酡颜醉后泣,小女妆成坐。

艳艳锦不如,夭夭桃未可。

晴霞畏欲散,晚日愁将堕。

结植本为谁,赏心期在我。

采之谅多思,幽赠何由果。

这是一首以白描见长的咏花诗。诗作于作者贬江陵士曹参军期间。

芍药在群芳之中处于十分显著的地位,是“一花之下,万花之上”的花相,芍药开放时花冠如火如丹,艳丽硕美,十分招人眼目。元稹《红芍药》诗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火一样鲜艳夺目的色彩。

诗开始四句,即用淋漓饱满的笔墨渲染了一幅青篱芍药图。芍药一般初夏开花,绽苞开花时的芍药很象一簇簇艳丽的红绡绸缎,又如当炉燃烧着的火焰。耀眼而热烈。红色的花瓣紧裹着丝丝金黄色的花蕊,煞是好看。再加上花栏外的篱笆青翠明丽,花红蕊黄篱青,几种浓烈的颜色相配,使整幅画面顿时鲜亮异常。

“剪刻”以下四句,用近乎夸张的手法,进一步敷色绘形。在诗人眼里,芍药花仿佛是空中飘浮的红云,仿佛是天边轻柔舒卷的彩霞又好比是烟月朦胧中的琉璃花瓣,又好象是风压枝颤的红珊瑚。红云、赤霞、琉璃、珊瑚四种喻体形态各异,但色调一致,句句不离“红”字,都可形容芍药形态之万一。作者在此把这些喻体一一罗列,力图在读者面前展示一种仪态万方的物象,在引类比喻中丰富读者的审美感受能力。

“受露”以下四句则侧重刻画芍药之神情。咏物诗如一味摹写,被物象所拘,就不能不陷于工匠似的死板刻画而令人生厌。咏物贵在形中出神。生香真色、即离之间方是咏物诗的最高境界。“受露色低迷”诸句写法新鲜活脱,状芍药倩人爱怜之态栩栩生动。经露洗礼后的芍药花象一位美丽的少女,含情脉脉不胜娇羞,向人欹侧。如微醉之靓女桃红飞上双颊,如端庄之美人浓颜试妆初成。寥寥数语而芍药之神态毕现。

“艳艳”以下四句,宕开一笔,以写“锦”、“桃”较之于芍药而“不如”“未可”显示芍药不同凡响的美丽。“晴霞”“晚日”鲜红热烈,但一见到火红的芍药花不禁自惭形秽,“畏欲散”与“愁将堕”用反跌法,侧面烘托芍药的迷人形象。

面对着如此美艳绝伦的芍药花,诗人不禁情为之移,色为之动。芍药是爱神的礼物,早在上古时期,就有男女相别赠一束芍药花表示爱慕的风俗,《诗·郑风·溱洧》诗描写郑国上已节男女聚会云:“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芍药成了少男少女们传达炽烈感情的媒介。故“採之谅多思”。诗的最后四句是点晴之笔,暗示了丰富的象征意义。如此点化,使全诗收束得异常饱满。

金圣叹在批点《第六才子书西厢记》时极力推重“那辗”笔法,认为为文不能“一发遂取中间”,而应象画家在纸上反复点染勾勒一样层层皴写。元稹的这首咏物诗,显然也用了“那辗”之法,先敷色,因色见形,形中传神,每二联各有侧重,或形,或神,或色,迂回逶迤,曲尽其妙,如此那辗描摹并不是单纯地卖弄技巧,这实是使所咏对象更鲜明、生动、丰满的艺术手段之一。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芍药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