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尧仁《咏芍药》咏芍药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0:44

《芍药·咏芍药》咏芍药诗鉴赏

谢尧仁

花蓓大如拳,花面或径尺。

紫者棲紫鸾,黄者浴黄鹄。

或似扶桑枝,推上一轮赤。

或似玻璃盆,稍久擎无力。

又有似平叔,爱矜素粉白。

又有似蜀人,喜染天水碧。

或似包绿锦,未放丹砂坼。

或似浴青, 未放沈麝发。

应须和露翦,莫使欠颜色。

庶几精神全,免笑花无骨。

宋代诗人谢尧仁这首《咏芍药》诗,以优美新颖的比喻对芍药花图神写貌,既逼真又出神入化,不流入俗套的图形模写。可以称作咏芍药花诗中的精品。

诗人步入芍药花圃,眼前繁花耀眼,撩乱心神,由粗观到细察,心境由平淡而激昂,倾吐出这首芍药花的颂歌。

诗的开端四句写直观中的花形及花色。花蓓蕾大如拳,开花的面径达一尺。紫色花者如棲息的紫色鸾鸟,黄色花者又如刚刚洗浴的黄鹄,皆为新姿美艳。芍药花面大而鲜艳,花色黄、紫杂然其间,交映成趣。艳丽的形象,耀然纸上,有力透纸背之感。更巧妙的是诗人的新奇比喻。用棲息的紫鸾神鸟形容紫色花朵,用善于高飞的黄鹄仙鸟,而且又是刚刚洗浴出水的新姿美态来形容黄色花朵,更兼其如拳的蓓蕾,径尺的花面,不仅写其形似,而更出神,给人以热烈敦厚而又飞动的美感,又犹如仙境。

次四句写芍药的全貌,由花面而推及全株,其目的仍是突出花面。俗语所说红花需绿叶扶,方显其美。前两句写红花,用日出于扶桑神树,来比喻芍药绿枝茎叶托出园而大的红花。日出于扶桑见之于古书《淮南子·天文》记载:“日出旸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扶桑是神树名。这不但绘形形象逼真,更赋予一种神秘的仙气。增添一种神奇的美感。后两句写花茎枝托花的形态,诗人用人的感受作比,如手擎一个天然水晶盆,时间一久就会手颤无力,来描写芍药细枝托着一朵大花,自然有倾斜颤动之感。比喻恰切,神态毕现。这四句虽写芍药花的全貌,但描写重点又各异,由形入神,因而无重复之处,俱臻妙境。

次四句写芍药花色粉白的形态。诗人又用比喻故实,比之魏时美男子何晏(字平叔),面如敷粉,人称何郎。花色粉白的芍药,以花容花貌如何晏敷粉那样美,而自矜持。其枝干又如蜀地人爱染的天然的浅青色。青枝绿叶烘托着粉白花朵,给人一种素淡雅正之美。用何郎敷粉的典故作比,用蜀人的习俗染碧作比,以喻体之美更衬出本体之美,比出了美的无限性,任人驰骋想象。诗中常用的方法是以花喻人,而谢尧仁却别出心裁,用美男子喻花美,翻新出奇,表现出他的独创性。

次四句写尚含苞待放的芍药。有的象用绿色锦缎包裹着,还没放出苞中红色花瓣;有的象刚刚洗浴净尽的青色囊袋,还没有放出青囊中包裹着的花的沈香或麝香的芳香气味。这四句连续用比,以绿锦比花苞外皮,以丹砂喻苞内的红花。丹砂色红、又名朱砂。青囊是盛印鉴或卜筮书套,用以比花苞。再用沈水香与麝香比花香,恰切无比。外形内实,色香俱美。特别一连串的动词运用,包与坼,既紧包不放,又内自极力挣脱,以致坼裂;动态逼真,力度极张;浴与放、发;刚洗浴过的青囊自然是新而紧的,不放花瓣出来;花瓣挣脱束缚,要散花香。从静态描写中表现其动态美,不仅形似,而其顽强的生命力,摆脱束缚自强不息的精神,也呼之欲出。真可算作神来之笔。

结尾四句写剪花供案头或室内欣赏。表达诗人爱花的深情。古人有折花插瓶中观赏其开放的过程,更有折花赠友或所爱之人。这种风尚今天依然。借花表心意,愿与共赏,传布香美。结尾这四句正是表达这样一种爱花的深情,不自私,而愿与人共赏,由美感而进入极度的欢娱感。所以诗人告诫:应该是带露珠剪花苞枝条,不要等到苞裂见花色再剪。庶几乎可保芍药花神形俱全,免得被人讥笑为没有骨气的花。《图画见闻志》记载:李端有一幅画,上面画五株芍药花,不用笔墨而用五彩布成,因而被称之无骨花。作者用意在于说明不但有花之形、色,而更带花之神。因而强调带露剪折,不欠花色;只有如此才能看见花开与叶新,这就精神全,而有骨气。不致于象剪纸花或剪布花,有形色而无神,兴趣索然寡味。

这首咏芍药花诗形神俱美,形态勃发,生机昂然。逼真如画,呼之欲出,巧夺天工。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芍药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