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多稼亭前两槛芍药红白对开二百朵》咏芍药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0:42

《芍药·多稼亭前两槛芍药红白对开二百朵》咏芍药诗鉴赏

杨万里

红红白白定谁先,袅袅婷婷各自研。

最是依栏娇分外,却缘经雨意醒然。

晚春早夏浑无伴,暖艳暗香正可怜。

好为花王作花相,不应只遣待甘泉。

杨万里诗作甚丰,凡两万余首,其诗风格清新,语言明畅,文采隽永,时人赞为“诚斋体”。诗作大多反映大众疾苦,讥讽朝庭腐败卖国,抒发爱国情怀。杨诗写景咏物之作颇多,自然明快,形神兼具,故姜夔有“处处江山怕见君”之戏语。留有《诚斋集》。

首联以问句开篇,旨在绘出芍药色彩缤纷,花姿各异。诗人目睹用栏杆围护的两丛芍药,花蕾初绽,红白相间,自然想到谁个更惹人喜爱呢?原来是各有独秀,难以分个高下。“袅袅婷婷”本指女子体态轻盈,此处当指芍药花姿多采。从修辞上讲,诗人是以譬喻手法赋予咏物对象人物化。正如评家论诚斋诗时总要谈及他的奇趣与活劲,这里便可略见一二。接下来的三、四两句展现给读者的是,芍药花依栏最为娇妍,经雨最为妩媚的情态。其中的“醒然”是描写醉后神态不清的样子。杨万里之子杨东山曾形容芍药“非醉非醒媚风雨”,可见父子二人文采相承。

诗的五、六两句是说暮春初夏时没有他花可与芍药相伴,她那红火火的颜色和幽暗的清香着实令人陶醉,惹人喜欢。这里的“浑”作“简直”解,“怜”即爱。结尾两句是根据“牡丹为花王,芍药为王相”之说而发。古往今来,这似乎已经成为定律,但有多少诗人在为芍药鸣不平。杨万里便为其中之一。末句的“甘泉”是指甘泉宫,为汉代一宫名。句意乃为不能只让芍药作“花相”。由此使读者联想到宋人王禹偁的另一首《芍药诗》中曾以“更爱丝头弄金缕,异时相对掌丝纶”结束。其中的“相对掌丝纶”犹言芍药亦有为花王之意,寄诗人企盼芍药与号称天香国色的牡丹相比美的情怀。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芍药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