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龄《苏侍郎紫薇庭各赋一物得芍药》咏芍药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0:40

《芍药·苏侍郎紫薇庭各赋一物得芍药》咏芍药诗鉴赏

张九龄

仙禁生红药,微芳不自持。

幸因清切地,还遇艳阳时。

名见桐君箓,香闻郑国诗。

孤根苦可用,非直爱华滋。

张九龄这首咏芍药诗写得冷静,客观。紫薇庭系指朝廷中书省办公所在。他与苏侍郎各赋一物。侍郎似指苏颋。唐明皇爱其文,由工部侍郎进紫薇侍郎,知政事。《全唐诗》录其诗二卷近百首。他同张九龄各赋一物,他所赋具体之物已不详。

张诗首句“仙禁生红药,微芳不自持”意思是红芍药花生于仙禁之地即朝廷禁地。并不是上林芳园,群花环护,气象万千。因而“微芳不自持”,些微之芬芳不曾自持,也不足以自持。颇有些拘谨意味。接着“幸因清切地,还遇艳阳时”一句语意就有了转折。仙禁之地并不是养花种草的闲散处所,生于此处的芍药当然孤掌难鸣,孤芳难自持了,远不如在山林野村之中,舒卷自如了。但有幸的是此地倒还清洁切合芍药所喜,并且又赶上了好时候——艳阳时,芍药似乎也应感到满足了。这是写芍药花,既是客观地冷静的叙说,也有委婉曲折的倾诉和劝解。“名见桐君箓,香闻郑国诗”仍是承前的得于时、地之意。芍药花你的名字曾被桐君箓所载,你的香气曾被诗经所颂。桐君,相传是黄帝时的医师,曾结庐于浙江桐庐县东山桐树下。桐君箓即《桐君采药箓》,系后人伪托。郑国诗,指《诗经·国风》中郑风《溱洧》篇有“赠之以芍药”诗句。如此看来这生于仙禁之地芍药,或者泛指所有芍药都应以此为满足。结末一句“孤根苦可用、非直爱华滋”说到芍药的根虽苦却可作为药用,因而备受人重视、诗人如此赞美芍药其本意也正在此,绝不仅仅是因它的花的芳香。

这首咏芍药诗写了芍药生于紫薇庭这一特定环境之中,其所具有的独特时空特点。并不仅以芳香艳丽受人爱重,而是还具有药用价值而为人所关注。这当然是张九龄自己看法。禁苑植芍药也绝非取其药用,恐怕主要还是以美化环境为主要目的。作为身居相位、辅佐天子的权臣张九龄出身偏远之地,得入宫禁重地,无时不兢兢业业,不肯稍懈。他曾有咏燕诗说“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暂来。岂知泥宰贱,只见玉堂开。绣户时双入,华轩日几回。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据说李林甫猜忌张九龄,张借此明志,关系稍微缓解。那么由此而言,借咏芍药而明其“孤根苦可用”之志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可以说、这首咏芍药诗显示了张九龄谨慎守道、清正居官、为国效忠的风范。他在《和黄门卢侍御咏竹》诗中说“高节人相重,虚心世所知”与此“孤根苦可用”一脉相承。可惜,唐明皇后来罢黜了张丸龄,信用口蜜腹剑李林甫,大唐王朝从此走向下坡路。当安史乱发,明皇幸蜀,想起了当年张九龄的忠告与劝谏,颇有追悔莫及之憾。“孤根苦可用,非直爱华滋”,人们在赏爱芍药之香艳时,勿忘张九龄的腑肺之言。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芍药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