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新郎·宋·刘克庄》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34:20

宋·刘克庄

送陈子华赴真州

北望神州路,试平章、这场公事,怎生分付?记得太行兵百万,曾入宗爷驾驭。今把作握蛇骑虎。君去京东豪杰喜,想投戈下拜真吾父。谈笑里,定齐鲁。

两河萧瑟惟狐兔,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多少新亭挥泪客,谁梦中原块土?算事业须由人做。应笑书生心胆怯,向车中闭置如新妇。空目送,塞鸿去。

〔陈子华〕陈韡(xue),字子华,开禧元年进士。曾任京东河北节制司干办公事,知真州。后以讨平闽变的功劳,累官至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真州〕今仪征县,南宋时为淮南东路所辖,是当时抗金前哨要地。〔平章〕评论。〔怎生分付〕怎么处理。〔宗爷〕即抗金名将宗泽,金人皆呼为“宗爷爷”。〔把作〕当作。〔握蛇骑虎〕《北史·彭城王勰传》:“握蛇骑虎,不觉艰难。”蛇、虎喻危险事物。这里指南宋朝廷把中原起义军看作毒蛇猛兽。〔京东〕宋京东路,所辖地区相当于今河南、山东大部和江苏北部。〔豪杰〕指起义军。〔投戈〕放下武器。〔真吾父〕《宋史·岳飞传》载,张用在江西作乱,岳飞以书晓谕他,张用阅书后说“真吾父也”,即归顺。〔两河〕黄河南北地区。〔祖生〕即祖逖。《晋书·祖逖传》载,晋元帝时,祖逖率军北伐,击破石勒,收复黄河以南地区。此处借指宗泽、岳飞等抗金名将。〔新亭〕一名劳劳亭,三国吴时建筑,在今南京市南。〔闭置如新妇〕《南史·曹景宗传》载,景宗曰:“今来扬州作贵人,动转不得,路行开车慢,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此处言诗人不能亲赴前线,如闭在车中新妇郁闷不堪。

宋理宗宝庆三年(1227)四月,陈子华移知真州,途经建阳,与知建阳的刘克庄话别。因陈子华足智多谋,在防御金人入侵淮西时立下战功,现受命赴抗金前线,刘克庄对其期望甚大,故作此词以壮其行。

这首词起势突兀,令人警思:“北望神州路,试平章、这场公事,怎生分付?”显然,有一桩公事令词人非常关注,何哉?从后文可知,词人与陈子华要讨论的是如何对待义军的大问题。当时形势,蒙古族崛起于北方,连续南下攻金。金势已衰,北方人民乘机纷纷起义:先是红袄军首领杨安儿据益都起义,接着李全、李福等起兵响应,尤以李全兵力最强,先后入济南、克东平、攻泗州、据青州,影响甚大。然而,昏庸的南宋统治集团不仅不支持义军,并且杀害义军一部分首领,词人以此忧心如焚,故开篇即提出这一问题。为勖勉陈子华,作者热情赞扬宗泽当年收编义军威震太行的壮举,同时对视义军为蛇虎的南宋统治集团进行强烈的抨击,一褒一贬,态度何其鲜明。上片结尾,词人对陈子华寄予殷切希望:“君去京东豪杰喜,想投戈下拜真吾父。谈笑里,定齐鲁。”一个“喜”字,体现词人与人民感情息息相关。此时,刘克庄尚不知李全在青州为蒙军所围,亦不能料到李全后来降于蒙古,故词中洋溢着乐观的豪情。

下片,“两河萧瑟惟狐兔,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词人为陈子华展现沦陷区严酷的现实:大河南北,兔走狐奔,人烟荒稀。“问”语沉痛地写出自宗泽、岳飞去后,已很少有爱国志士奔赴前线从事收复失地的工作。此句,一写中原父老盼望之切;二斥南宋统治集团昏庸无能;三寄作者拳拳报国之心,有愤慨,有期待,一石三鸟,情词恳切。“多少新亭挥泪客,谁梦中原块土?”《世说新语·言语》载:“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藉卉宴饮。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河山之异。’皆相视流泪。惟王丞相(导)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且不说躲在销金窟里的士大夫们感情麻木,就是垂泪新亭的游子们也仅是徒然嗟叹而已。写到此,诗人终于攘臂疾呼:“算事业须由人做!”和那些空谈误国者相比,陈子华亲赴前线,不啻是一种实干精神,诗人由衷钦佩。最后以“闭置如新妇”的胆怯书生反衬陈子华的义举,既激励后者,又不无自我解剖之意。结语“空目送,塞鸿去。”在点名送别之外,意味殊深。

这首词通篇洋溢着爱国精神,是刘克庄的代表作,也是南宋爱国词作中的名篇。词中用典而不迂阔,议论而不板滞;感情深沉,大气仓举,在继承辛弃疾散文化、议论化词风的同时,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粗犷雄豪的特色。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政治讽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