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诗经·大雅》》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34:19

《诗经·大雅》

荡荡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烝民,其命匪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曾是强御?曾是掊克?曾是在位?曾是在服?天降慆德,女兴是力。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而秉义类,强御多怼。流言以对,寇攘式内。侯作侯祝,靡届靡究。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女炰烋于中国。敛怨以为德。不明尔德,时无背无侧。尔德不明,以无陪无卿。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天不湎尔以酒,不义从式。既愆尔止。靡明靡晦。式号式呼,俾昼作夜。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如蜩如螗,如沸如羹。小大近丧,人尚乎由行。内奰于中国,覃及鬼方。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匪上帝不时,殷不用旧。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曾是莫听,大命以倾!

文王曰:咨!咨女殷商!人亦有言:颠沛之揭,枝叶未有害,本实先拨。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荡荡〕广大的样子。〔辟〕君。〔疾威〕暴虐。〔辟〕邪僻。〔烝〕众。〔匪谌〕不可相信。〔咨〕叹词。〔女〕同“汝”,你。〔强御〕暴虐。〔掊克〕横征暴敛。〔服〕政事。〔慆德〕无德。〔而〕同“尔”,你。〔义类〕同“俄戾”,邪恶。〔怼〕怨恨。〔式内〕收罗。〔祝〕诅咒。〔届、究〕穷尽。〔炰烋〕同“咆哮”。〔背、侧〕君主左右的近侍。〔陪、卿〕大臣。〔湎〕沉溺。〔式〕用。〔愆〕过错。〔止〕举止。〔蜩螗〕蝉类昆虫,善鸣。〔奰(bi必)〕盛怒。〔覃〕延。〔典刑〕即典型。〔颠沛〕倒下。〔揭〕树根蹶起。〔本〕树根。〔拨〕败坏。〔夏后〕指夏王桀。

本诗为《诗经》“大雅”中的一篇,是召穆公刺周厉王之诗。西周王朝传至厉王时,已走向衰落。厉王是一个贪婪残暴的昏君,他一面对人民大肆搜刮,一面又实行恐怖统治,结果遭到人民的强烈反抗。人民于公元前842年把周厉王赶跑。这首诗大约就在这次事件发生前夕所作。

这首诗的格局,极为奇特,除第一章把矛头直指周厉王而外,其余各章均假托周文王的语气,历数商纣暴虐的罪状,劝戒商纣应以夏桀为借鉴,否则必将和夏桀一样,招致覆灭的命运。这种托古讽今、指桑骂槐的手法,颇为别致。

首章是全诗的总纲,点明主旨,它表面上指“上帝”,实指厉王。其中“疾威”,“多辟”等词,直指厉王的无道,为下章开始假托文王叹商之亡创造前提。二章斥商纣凶残贪婪;三章斥商纣任用坏人,使统治阶级内部争斗不休;四章斥商纣不用贤良,是非不分;五章斥商纣纵酒逸乐,荒淫无度;六章斥商纣怙恶不悛,使民情激愤,怨声载道;七章斥殷纣违背旧章,必然导致国家覆亡;末章引用民谣,提醒周厉王接受殷商灭亡的教训。“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可称画龙点睛之笔,长期被人们用来作为对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的严重警告。

这首诗的原意是哀伤厉王的暴虐好像商纣,讽刺厉王以殷商为鉴,但以假托文王哀伤商纣的暴虐类似夏桀,夏桀灭亡,可为殷鉴。这样写法,可以更加尽情酣畅地表达作者的忧国愤世之心。

全诗感情激昂,语言平直,但亦间有形象的比喻,如“如蜩如螗,如沸如羹”二句,描写朝政纷乱,社会动荡,有如蝉噪,有如沸腾的水和菜汤一样,给人以确切生动的感受。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政治讽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