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其二)·唐·柳宗元》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34:20

唐·柳宗元

虞衡斤斧罗千山, 工命采斫杙与椽。

深林土剪十取一, 百牛连鞅摧双辕。

万围千寻妨道路, 东西蹶倒山火焚。

遗馀毫末不见保, 躏跞磵壑何当存。

群材未成质已夭, 突兀硣豁空岩峦。

柏梁天灾武库火, 匠石狼顾相愁冤。

君不见南山栋梁益稀少, 爱材养育谁复论。

〔虞衡〕古代管理山林的小官。〔工命〕官命。〔杙(yi)〕小木桩。〔土剪〕齐土砍伐。〔鞅〕牛脖子上的皮带。〔蹶倒〕横卧在地。〔毫末〕指小树。〔躏(lin)跞(li)〕践踏。〔磵壑〕山沟。〔质已夭〕自身已毁灭。〔豁〕独立的样子。〔柏梁〕汉代建筑柏梁台,毁于火。〔武库〕指晋代武库,也被火焚。〔匠石〕泛指木匠、石匠等。〔狼顾〕狼多疑,行走常回顾。这里指匠石因良材被焚回顾而忧怨。

柳宗元的寓言诗象他的寓言一样出色,这里选的是依乐府旧题《行路难》而创作的三首之二。诗人以滥采乱伐为喻,谴责当权者对人材的摧残。

作者先写采伐之多:官府一声令下,虞衡带人布满千山万岭,把能做小木桩和屋椽的统统砍下来。二写运走之少:树木被齐土砍下,只运走十分之一,就这也拉坏了大车。三写糟蹋严重:剩下的绝大部分木材,横七竖八,乱堆乱放,一场山火就烧个净尽。四写小树难以存活:侥幸未被砍伐的小树也不能免于灾难,被践踏在沟壑里,难以继续生存。五写山林资源遭到破坏:满山木材尚未长成就被毁掉,山岩光秃秃地耸立着,使大自然的生态环境失去了平衡,必将贻害无穷。六写即使被用的木材也难逃厄运:汉代的柏梁台和晋代的武库的大火,烧掉多少栋梁之材,使木匠艺人为之痛惜。诗末作总括议论:南山的栋梁之材已越来越少,谁来关心爱护树木,养育山林呢?诗人指出了滥采乱伐、不知爱惜木柴的严重后果,并表露了深深的忧虑。

作者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自幼“颇慕古之有大为者”(《答贡士元公瑾论仕进书》),立志“兴尧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寄许京兆孟容书》)。他进士及第后几经辗转终于入朝为官,很快就投入了“永贞革新”,一时颇为显赫。但好景不长,革新者一个个被贬、被禁、被杀,柳宗元也被贬为永州司马,而这些人大都是忠心耿耿的经国济世之才。这使柳宗元终生为之痛心疾首,写出这首诗,以表达自己的愤慨之情。

诗歌的描绘是生动形象的。砍伐木材的斧斤竟然“罗千山”,运走十分之一的木头就用“百牛”,而且拉坏了车辕;“万围千寻”形容被伐木材之多,“东西蹶倒”形容被砍木材之乱等,有效地渲染了乱砍滥伐的严重性。另外,诗歌对当权者的罪恶的揭露是层层深入的。成材者被弃,不为所用,已是罪恶不小;未成材者也被糟蹋,罪孽更深;就是被用者也终遭戕害,罪莫大焉。这首诗语言的生动形象和寓意的深刻可以使我们窥见柳宗元寓言诗的一般特色。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政治讽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