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都篇·魏·曹植》原文与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魏·曹植

名都多妖女, 京洛出少年。

宝剑直千金, 被服丽且鲜。

斗鸡东郊道, 走马长楸间。

驰骋未能半, 双兔过我前。

揽弓捷鸣镝, 长驱上南山。

左挽因右发, 一纵两禽连。

余巧未及展, 仰手接飞鸢。

观者咸称善, 众工归我妍。

归来宴平乐, 美酒斗十千。

脍鲤胎鰕, 寒鳖炙熊蹯。

鸣俦啸匹侣, 列坐竟长筵。

连翩击鞠壤, 巧捷惟万端。

白日西南驰, 光景不可攀。

云散还城邑, 清晨复来还。

曹植因才智过人,早年颇得曹操宠爱,一度欲立为太子。及曹丕、曹叡相继为帝,备受猜忌,郁郁而死。现存诗歌、辞赋、散文约一百三十篇,其中以诗歌成就最高。前期作品多抒发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及暴露乱离社会的真实面貌,后期作品则多以愤激的心情反映遭受迫害的痛苦。他的诗笔力雄健,词采华茂,在学习乐府民歌的基础上,讲究形式美;同时又注意对仗、炼字和声色。他的五言诗成就最高,对后世有较大的影响。

《名都篇》是一首讽刺诗,它描写了当时一般富贵游荡子弟奢侈闲乐的生活。这些少年将时间消磨于饮宴游戏,天天如此,月月如此。他们虽然有高超的骑射的技艺,却全无忧国之心,白白将精力花费在打猎玩乐上。诗人真切具体地展示他们的生活情景,这既是尖锐地揭露和讽刺,也能引起人们的警惕与重视,从而更加关注这一个社会问题。

诗篇一开始便直接描绘京都洛阳贵族子弟的醉生梦死的堕落生活:他们穿着华丽的服装,腰间挂着名贵的宝剑,或在东郊之外斗鸡取乐,或纵马奔驰在楸树绵延的大道上。接着,诗人表面上用不无赞扬的笔调写他们骑射技艺的精湛,实际上讽刺了他们身怀绝技,不知用在正当之处的可悲:这班游荡子弟驱驰呼啸,弯弓引箭,追逐双兔,连发连中,对着飞翔的鹞鹰,迎头射击,得到围观者的赞扬和喝采。这样好的技艺本来可以用在报国戍边,建立战功上,现在却沉缅于游乐,怎不令人痛惜。下面,诗篇进一步描绘他们围猎归来在平乐观宴饮的场景:这些贵族子弟呼朋唤友,宾客满座,美酒佳肴,食不厌精。宴饮之后,再去踢球击壤,尽情嬉戏,不知止休。作品的最后四句,诗人作了发人深思的概括:“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光阴如电,稍纵即逝,他们这样晨来暮归,天天如此,岂不是虚掷了青春,浪费了生命。诗人把惋惜之情蕴藏在字里行间,认真诵读,便会引起警觉。

曹植是一位有远大政治抱负的诗人,他渴望建功立业,有所作为。诗人曾写下过“烈士多悲心,小人媮自闲”的诗句,这首《名都篇》便有力地批判了小人的“自闲”,表现了他积极向上的思想感情。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zhengz/2019050927825.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