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膺《鹧鸪天》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鹧鸪天》·李元膺

李元膺

寂寞秋千两绣旗,日长花影转阶迟。燕惊午梦周遮语,蝶困春游落拓飞。思往事,入频眉,柳梢阴重又当时。薄情风絮难拘束,飞过东墙不肯归。

起首“寂寞”二句已点醒了主旨,通篇就围绕着“寂寞”,进行一层深似一层的刻意抒写。四句写出四个层次:冷、孤、静、懒,由外而内,由物而心,这样由浅到深地突出了“寂寞”的基调,使人领略了刻板单调的闺中生活给女主人公带来的精神压抑和无尽的烦恼。下片,则从时间追述上,更深一层地揭示其悲愁之沉重。“柳梢阴重又当时”,说明起句悲慨的往事曾发生在已往那同样的春意正浓的“柳梢阴重”之地。“薄情”二字,写的是随风飘浮的柳絮,柳絮飘浮无定、难以拘束,正如负情者游荡不羁;而柳絮之“飞过东墙不肯归”,亦同样像负情者远走而不返。所以,主人公之埋怨柳絮,正是在嗔怪某一个负情人。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2804.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