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沂孙《八六子》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作者:陈亮    来源:原创

宋词鉴赏·《八六子》·王沂孙

王沂孙

扫芳林,几番风雨,匆匆老尽春禽。渐薄润侵衣不断,嫩凉随扇初生,晚窗自吟。沉沉,幽径芳寻。晻霭苔香帘净,萧疏竹影庭深。漫淡却娥眉,晨妆慵扫,宝钗虫散,绣屏鸾破。当时暗水和云泛酒,空山留月听琴。料如今,门前数重翠阴。

王沂孙的这首词作是一篇有着广阔审美空间的作品。

“扫芳林,几番风雨,匆匆老尽春禽。”前三句是对暮春景象的描绘。经历了几番风雨摧折的芳林已失去了往日的新鲜,连栖息其中的春禽也衰老了几许。

“渐薄润侵衣不断,嫩凉随扇初生,晚窗自吟。”这三句写诗人暮春之夜的感受:诗人临窗沉吟,拂动罗扇,暮春的湿润轻轻地漫上了衣襟。从笔调上看已由开头的沉郁向轻松过渡。“嫩凉”一语尤其生动贴切,“嫩”字本是用来修饰花草的颜色等具体事物的,诗人却用它来形容气候的变化,以实写虚,使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沉沉,幽径芳寻。晻霭苔香帘净,萧疏竹影庭深。”此四句转入怀人,全是虚拟语气。诗人想,暮霭降临之际,意中人的居地一定是竹影横斜,庭院深深,洁净的珠帘正拂动着散发清香的青苔,而她,也许正沿着花木扶疏的幽径独自徘徊。

“漫淡却娥眉,晨妆慵扫,宝钗虫散,绣屏鸾破。”这几句写意中人的百无聊赖。“宝钗”二句用典,韩愈诗云: “囊里排金粟,钗头缀玉虫”,可见古代妇女有以玉虫饰钗的习惯。词中的“鸾破”之意亦在于此。女主人公一任玉虫散破,绣屏破损,其心灰意懒、忧伤憔悴自见。

“当时暗水和云泛酒,空山留月听琴。”诗人由意中人寂寞凄楚的环境转入已往情事的回忆,诗人与意中人在空山之中对饮,静听幽扬的琴声。此处虽然文字不多,却是全词的灵魂所在,有了它诗人的全部情感才充实而又饱满。

“料如今,门前数重翠阴。”以景作结,含蓄而有兴味。诗人以意中人门前的翠阴渐深渐浓,暗示时光流逝,相会无期。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175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