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汾《丑奴儿慢》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时间: 2019-05-19 09:08:26    作者:陈亮    来源:原创

宋词鉴赏·《丑奴儿慢》·潘汾

潘汾

愁春未醒,还是清和天气。对浓绿阴中庭院,燕语莺啼。数点新荷翠钿,轻泛水平池。一帘风絮,才晴又雨,梅子黄时。忍记那回,玉人娇困,初试单衣。共携手、红窗描绣,画扇题诗。怎有如今,半床明月两天涯。章台何处?应是为我,蹙损双眉。

这是一首抒写思念之情的词。上片写景,触景生情,情含景中。“愁春未醒,还是清和天气。对浓绿阴中庭院,燕语莺啼”,表面上看是这位男主人公沉溺春愁,实是暗含他仍沉缅于去年的离情别绪之中。“一帘风絮,才晴又雨,梅子黄时”化用贺铸《青玉案》词中名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既是以景烘情,烘托气氛,又表现了愁情。

词作的下片,由景及情,情绪由暗转明。“忍记那回,玉人娇困,初试单衣”,“忍记”,表明词人忆之痛心、不忆又不忍的心态。“章台何处?应是为我,蹙损双眉。”这里词人表面上是写心上人也是在思念自己,实际上这是通过想象更深沉、更婉转曲折地表达自己铭心刻骨的思念之情。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