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月下笛》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49:11

宋词鉴赏·《月下笛》·张炎

张炎

  孤游万竹山中,闲门落叶,愁思黯然,因动黍离之感。时寓甬东积翠山舍。

万里孤云,清游渐远,故人何处?寒窗梦里,犹记经行旧时路。连昌约略无多柳,第一是、难听夜雨。谩惊回凄悄,相看烛影,拥衾谁语? 张绪,归何暮!半零落依依,断桥鸥鹭。天涯倦旅,此时心事良苦。只愁重洒西州泪。问杜曲、人家在否?恐翠袖正天寒,犹倚梅花那树。

张炎曾于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1290)秋与沈钦、曾遇等同往燕京(今北京),试图投靠新王朝以寻找个人出路,但终因失意而归。据舒岳祥《山中白云词序》中说,张炎北归以后,“不入古杭,扁舟浙水东西,为漫浪游”。这首《月下笛》就是他漫游甬东,在万竹山中闻落叶而动“黍离”之感的一首抒情词作。词中通过对杭州的怀念表现出一种深沉的故国之思,展示出作者对故国的热爱,对坚持民族气节、不肯投降为官的故人的热爱。

上片写梦中与梦醒之后的感触。开篇至“难听夜雨”写梦中之所见,把“万里”、“清游”的行程作了概括性的交待。“孤云”是比拟,“连昌”等句是梦境,字面上写的是唐宫,实际是宋王朝的故宫。“无多柳”,写的是秋深叶落的季节特点,同时又象征南宋的腐败与覆亡。“难听夜雨”,表面上是秋雨淅沥之声,但据词序来看,实际写的却是落叶。明明是“无多柳”,再加上秋雨淅沥,岂不更加凄惨,故说: “第一是、难听夜语。”“谩惊回”以下三句写梦醒之后的情景。“烛影”写客舍的孤单,“拥衾”写秋寒难耐。下片写“心事良苦”。“良苦”以前五句是对故都的向往,“良苦”以下五句是对“故人”的怀念,与开篇三句相呼应。

这首词的主要特点是比喻别致。词中也有一般性的比喻,如“万里孤云”比只身远游,“杜曲人家”比喻过去经常出入的名胜地区。别致的是,词中运用了“象外比”,所谓“象外比”,也就是前人所说的“象外句”。这种“象外句”,表面上虽然有形象,而实际的含义与意境却在形象本身之外。如无可上人诗曰: “听雨寒更尽,开门落叶深。”是落叶比雨声。这首《月下笛》里的“连昌约略无多柳,第一是、难听夜雨”过句,就来自“听雨寒更尽,开门落叶深”。不过,作者在词里把落叶与听雨的关系作了颠倒。而且写的是梦中所见、所想与所闻。所以比之无可的诗句,似又深入了一层。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