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祥《水调歌头闻采石矶战胜》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水调歌头 闻采石矶战胜》·张孝祥

张孝祥

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何人为写悲壮?吹角古城楼。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剩喜燃犀处,骇浪与天浮。忆当年,周与谢,富春秋。小乔初嫁,香囊未解,勋业故优游。赤壁矶头落照,淝水桥边衰草,渺渺唤人愁。我欲乘风去,击楫誓中流。

1161年冬,虞允文击溃金主亮于采石矶。时作者知抚州(今江西抚州),闻而作词以表意。

“雪洗虏尘静”,这句是形容这次战胜的形势,“风约楚云留”这是说自己没能参加这次战斗的原因,是风约束了我,云留住了我。“风”,这里暗喻朝廷,没给我命令; “云”暗喻知抚州的责任,使我必须留在那儿。抚州,旧属楚国,故说“楚云”。

“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这三句是说我的平生豪迈,遇上这有利时机,我兴奋得睡不着觉。挑明了灯光,看我的宝刀,准备使用它,为恢复中原效力。“湖海气”,见《三国志·陈登传》: “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 “风景”见《世说新语·言语》: “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这儿是约取这两句话,就是山河异样。“吴钩”,宝刀名。“剩喜燃犀处,骇浪与天浮。”剩,是尽量的意思; “燃犀”就是光照妖魔。“燃犀处”,指采石矶,即消灭入侵金兵处。

下片: “忆当年,周与谢,富春秋。”“周与谢”指周瑜和谢玄。“富春秋”指他们正在年富力强之黄金时代。“小乔初嫁,香囊未解,勋业故优游。”当时周瑜和小乔刚结婚,年24岁。谢玄还正是带着香囊的少年,却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赤壁矶头落照,淝水桥边衰草,渺渺唤人愁”,周郎破敌的赤壁,只有将落的太阳;谢玄破敌的淝水桥边,满布着败残的衰草。“我欲乘风去,击楫誓中流”: “乘风”,见《南史·宗慤传》: “宗慤少年时对叔父宗炳曰: ‘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就是作者也有此志气。“击楫”,见《晋书·祖逖传》: “祖逖统兵北征,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 ‘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就是作者也有扫清中原的抱负。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