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夔《庆宫春》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45:56

宋词鉴赏·《庆宫春》·姜夔

姜夔

  绍熙辛亥除夕,予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铦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风凛凛,卮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阕,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已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余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余解。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如今安在,唯有阑干,伴人一霎。

据词序所言,此词当是宁宗庆元二年(1196)冬,与好友同载,夜泛垂虹时所作。垂虹,即今江苏省吴江县垂虹桥。

“双桨”三句,点湖天空阔、日暮天寒之境;以抒情的笔调,绘出一幅冒寒荡舟的广阔画面。“呼我”三句,写鸥鸟呼我之情;作者久居水乡,又有出世之怀,故尔视鸥鸟如盟友;见其前后绕飞,便顿生亲切之感。“翩翩欲下”及“还过木末”,将鸥鸟旋空而下、与人相戏、忽又掠过树梢的情态,描绘得栩栩如生。“那回”二句,回忆五年前雪夜过此情景:昔日情景宛然在目。但那情景自有异于今日。“伤心”三句,又折回头来写景,点明山的情况,将青山拟人化,写它有貌有情,有如美目依恋,真可谓物我两融。

换头,因荡舟顺江沿山而行,不禁又起怀古之思。“采香径”三句,意为:采香径中似有初春寒意,采香美女不知何去;老夫我对山川而婆娑起舞、引吭高歌,可又有谁来应答。“垂虹”三句,写孤舟引去;由垂虹西望,飘飘然如御风驾云般被引领而去;那湍飞的逸兴,此生难以遏止。船速也,心更飘然矣。“酒醒”二句,复写其极乐而醉,及酒醒后的怀古之思。“明珰素袜”,代指思想中的美女。曹植《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等句。“如今”三句,一提一应;言:如今美人在哪里啊?只剩下我凭阑空望,那先前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刹那间的美梦。结尾苍茫幽绝,令人不觉长叹。

全词写境空阔,写情放旷,表达出一种清空脱俗的情怀。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