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青玉案至宜州次韵上酬七兄》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5-19 09:42:30

宋词鉴赏·《青玉案 至宜州次韵上酬七兄》·黄庭坚

黄庭坚

烟中一线来时路。极目送,归鸿去。第四阳关云不度。山胡新啭,子规言语,正在人愁处。忧能损性休朝暮。忆我当年醉诗句,渡水穿云心已许。暮年光景,小轩南浦,同卷西山雨。

词人晚年贬官宜州(今广西宜山市),不久就在其地去世。这首令词就是他达到宜州后的一首抒怀之作。

上阕以景写情,描述初到宜州时的思归心、陌生感和惆怅情绪。“烟中一线来时路”便是他这种复杂心绪的形象概括。“极目送,归鸿去”,是他思归心情的又一次展露。“第四阳关云不度”,极言此地荒僻遥远。“阳关”乃是借用,“第四阳关”形容此地比“阳关”还要远好多倍,以至天空的行云都不再飞渡,而人还得度越此关。“山胡新啭,子规言语”形容季节的特征,尤其增加思乡的愁怀,“山胡”乃山中鸣禽的泛称,“子规”即杜鹃。山雀的鸣啭与子规的哀啼益发令人增加千种别意、万种愁怀。

下阕一反上阕愁情惨怀的抒发而极力自我排遣: “忧能损性休朝暮”是诉诸理性的语言,说忧愁能损伤性情,休要朝朝暮暮为它所困扰纠缠。“渡水穿云心已许”是认命之词,词人千里迢迢渡水穿云飘泊异地已不止这一次,对于坎坷的命运心中已早该默认了。“同卷西山雨”中的“同”字用得极妙,它把抽象的暮年光景与具象的“小轩南浦”合二为一,便使抽象意念具体化,而且给以豁达的态度迎接人世风雨的深层意识也赋予了形象性的特征。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2334.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