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念奴娇书东流村壁》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20:02

宋词鉴赏·《念奴娇 书东流村壁》·辛弃疾

辛弃疾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节。划地东风欺客梦,一枕云屏寒怯。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轻别。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说。闻道绮陌东头,行人曾见,帘底纤纤月。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叠。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

此词作于淳熙五年(1178)春天,词人自江西豫章(南昌)调往临安(杭州)去就任大理少卿,旅次东流县,题在某村壁上。

前三句写时,后二句记地,都是此刻的感受。接着,是对上次经过这里时的回忆: “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轻别。” “曲岸持觞”,又叫“曲水流觞”。《荆楚岁时记》: “三月三日,四民并出水渚,为流觞曲水之饮。”回顾从前经过这里时,在曲水环绕的岸边,曾有人持杯劝酒,并把马拴在了垂杨柳上。如今,旧地重临,“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说”,景物依然,惜乎人已不在,只有每年来此筑巢的燕子,也还能够述说那如烟云一般缥缈的往事吧。

上片写重经东流村的季节,旅舍的孤寒,因而想到从前在这里的一段令人难忘的往事,而今时移事异,在叙述中寓有词人的感慨。

下片径写今天经过东流村的所闻。过片开头三句是词的“主脉”: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曾见,帘底纤纤月。” “纤纤月”,本指新月,这里形容眉毛。也许终有一天会在“尊前”——宴会的席上,和她还能重见,可是这时的她,如镜中之花,也“难折”了。这时她大概会惊问我:近来您怎么添了这么多白发呀?

从全词的脉络和作为一个完整的艺术品看,它是一首清新澹雅而又颇有情致的写男女之情的词。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