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惟信《南乡子》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19:53

宋词鉴赏·《南乡子》·孙惟信

孙惟信

璧月小红楼,听得吹箫忆旧游。霜冷阑干天似水,扬州。薄幸声名总是愁。尘暗鹔鹴裘。针线曾劳玉指柔。一梦觉来三十载,休休。空为梅花白了头。

这首南乡子大约是词人留居扬州时晚年的作品,是词人对自己一生放任不羁、寄居他乡的漂泊生涯的总结,从而流露了晚年对妻子的真挚怀念之情。

首二句“璧月小红楼,听得吹箫忆旧游。”以两件事为起因,逗引对往事的回忆。璧月,谓月圆如璧。“薄幸声名总是愁”抒写自己一生疏放、不拘小节,终而赢得薄情冤家的声名,今天想来这一切总是令人徒增愁怨。“尘暗鹔鹴裘”,“尘暗”二字承上,总结自己一生四海浪迹,风尘仆仆。暗,有布满、落满之意。鹔鹴(sushuang),古书上说的一种水鸟。鹔鹴裘,本指用鹔鹴鸟羽所制之裘。这里暗用《西京杂记》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后还成都有以身著鹔鹴裘典酒与文君欢饮的故事。用以引起下文,表达对妻子的怀念: “针线曾劳玉指柔。”

词人大半生寄身江湖,为人向以疏放旷达著称,到了晚年,在手抚妻子亲手密密缝制的御寒大衣而产生“空为梅花”之恨,乃是对自己的“薄幸声名”的深深自责、自愧。惟其如此,才使得全词情感如自肺腑流出,真挚感人。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