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六丑落花》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六丑 落花》·周邦彦

周邦彦

正单衣试酒,恨客里、光阴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谁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木鬲。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六丑》是周邦彦创造的一个新调,也是宋词发展到灿烂时期的一个珍贵的产物。

一开头,他就从题目之前下笔。

“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这一韵也仍然在题目之前盘旋。之后才出现落花的形象: “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一场突然而来的狂风骤雨,把有如倾国倾城的绝色名花,一扫而光了。“楚宫倾国”,原是指春秋战国时代楚国的宫女们。周邦彦是借用“楚宫”的美女比喻蔷薇花的。

但上面还只是粗略地下了一笔;略写之后,便进一步加以细写: “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上面他把落花比作楚宫的美人,如今他又把落花比作唐宫的杨妃。正如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说的: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杨妃在马嵬坡这一幕,仿佛重现在他眼前。

下面换头先提一句夏初的景色。“岑寂”是因为不仅没有赏花的人,也没了花。如今有的只是暗沉的碧叶。“蒙笼”是草树茂盛的样子。

“静绕珍丛底,成叹息”——这就转入了自己。

“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又是把自己同蔷薇进一步联系起来。自己既对蔷薇如此有情,蔷薇也就对这位诗人报以同样的情态了。

结拍又再推开一层: “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他想到有些落花也许会随水漂流,也许会流进大海中去。又想到有些花片也许是哪一位情人在上面题了字,要它带给他心爱的人的。假如花片儿跟着潮水进了大海,不是辜负了情人的一番心事了吗?作者能够把人和花之间的感情写得如此缠绵宛转,耐人寻味,比之借花喻人似乎还更加情意深沉些。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2125.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