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觌《金人捧露盘》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金人捧露盘》·曾觌

庚寅岁春奉使过京师感怀作

曾觌

记神京、繁华地,旧游踪。正御沟、春水溶溶。平康巷陌,绣鞍金勒跃青。解衣沽酒醉弦管,柳绿花红。到如今、余霜鬓,嗟往事、梦魂中。但寒烟、满目飞蓬。雕栏玉砌,空锁三十六离宫。塞笳惊起暮天雁,寂寞东风。

孝宗乾道六年(1170)的春天,作者奉命与金人和谈,来到了北宋的旧都汴京。曾觌本是汴人,如今又回到了阔别40余年后的旧地神京,不禁万感千慨。

上阕以“记神京、繁华地”为引句,描写的是沉淀在记忆中的旧时情景。“平康巷陌,绣鞍金勒跃青。解衣沽酒醉弦管,柳绿花红”,写词人当年在这东京开封府目睹身践的欢乐生活。“平康”,是妓女所居之处的代名。

下阕从缅怀中跳出,回到了现实中来。“但寒烟、满目飞蓬。雕栏玉砌,空锁三十六离宫”中的“飞蓬”是指飘荡无定的蓬草,也可喻世事散乱不定;“三十六离宫”,是在用典,班固《西都赋》中有“西郊则有上囿苑禁……离宫别馆三十六所”之句,“离宫”本意虽指帝王在王宫之外随时游乐停留的宫室,但在这里,却指的是已经废用的北宋帝王的宫苑。该词善于捕捉典型以写全局,全篇几乎都是写景叙事,并无直抒胸臆之句,但细细品味却无处不散发着吊古怀旧的忧伤。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2118.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