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昴英《兰陵王》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兰陵王》·李昴英

李昴英

燕穿幕。春到深深院落。单衣试,龙沫旋薰,又怕东风晓寒薄。别来情绪恶,瘦得腰围柳弱。清明近,正似海棠,怯雨芳踪任飘泊。钗留去年约。恨易老娇莺,多误灵鹊。碧云杳渺天涯各。望不断芳草,更迷香絮,回文强写字屡错。泪欲注还阁。孤酌。住春脚。便彩局谁忺,宝轸慵学。阶除拾取飞花嚼,是多少春恨,等闲吞却。阑干猛拍,叹命薄,悔旧诺。

这是一首闺怨词,写一位女子思念久别的情人并怨其不返。词分上中下三片,依次叙写女主人公春日相思、怨恨交加感情的发展变化,真切地塑造一个柔弱多情而又自强自尊的女子形象。

上片写闺阁春愁。“燕穿幕”三句,写眼前景物,点明节令。“单衣试,龙沫旋薰,又怕东风晓寒薄。”春日庭院,本是阳光灿烂,这女子为什么畏寒怯冷呢?紧读下面二句,我们就会明白几分: “别来情绪恶,瘦得腰围柳弱。”这二句承上启下,是全词的关键。它是倒叙,补充说明“又怕东风晓寒薄”的原因,也引发出词的闺怨主题,增强了上下文的联系。

“清明近,正似海棠,怯雨芳踪任飘泊。”这是景语,也是情语,情以物寄,情景交融。“怯雨”二字将海棠人格化了。明写雨中残败的海棠,暗喻女主人公孤单无伴、寂寞凄凉的处境。由于女主人公满怀相思的愁苦,人畏寒,花也显得“怯雨”了。“任飘泊”三字,准确地表现了女主人公这时因情人离别日久而无所藉托的凄苦情状。

中片继续写女子的离愁别绪。“钗留去年约”句,直承上片结句而来。“恨易老娇莺,多误灵鹊”,这是拟写女子的自怨自艾。可恨岁月无情,我就像那“易老”的黄莺,而你则似那“多误”的鹊儿,空有山盟海誓。一个“恨”字,凝炼地反映出了这个在情海中挣扎、饱受凄苦相思煎熬的女子心头的哀怨。“碧云杳渺天涯各”,这句话脱胎于“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的诗意。“望不断芳草,更迷香絮”,这二句是借景抒情,极写其愁思之缠绵深重。“回文强写字屡错”,就是这种恼人相思的进一步发展。此句显然是用晋窦滔妻苏氏织锦为回文旋图诗寄滔的典故。结句“泪欲注还阁”是女主人公愁苦之情发展的高潮。

“孤酌。住春脚,便彩局谁忺,宝轸慵学。”下片一开始,再写女主人公的行动。忺(xian),高兴,适意。“轸”本是弦乐器上拨转弦线的轴,这里代指琴弦。“是多少春恨,等闲吞却”和“悔旧诺”二句,含蓄地反映了封建社会女子爱情生活没有保障的苦恼,表现了这首词凄婉而劲直的艺术风格。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