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汉宫春立春日》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17:02

宋词鉴赏·《汉宫春 立春日》·辛弃疾

辛弃疾

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年时燕子,料今宵、梦到西园。浑未办、黄柑荐酒,更传青韭堆盘? 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

这首词从立春起兴,想到故都,想到自己平白浪费光阴,对统治集团的歌舞湖山投出强烈的冷嘲,是一篇讽刺作用很强的作品。

开头两句,点出立春。古代风俗,立春那天,民间剪彩作人形或燕子形,戴在头上,这种东西叫做春幡,又叫幡胜。“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不管满城怎样点缀春光,事实还是冷酷的。你们不看,“风雨” (隐隐指的是侵据北方的异族)依然威胁着人间么?轻轻一句,作者的微意就透露出来了。

“年时燕子,料今宵、梦到西园。”“年时”是当年或前时。“西园”指的大抵是汴京西门外的金明池和琼林苑,自从汴京沦陷,它早已荒凉满目,旧时燕子,大抵只有做梦才能够看到那个地方了。

过去,每逢立春,汴京的人家照例喝黄柑酒,互送春盘,但如今黄柑酒固然无法备办,连春盘也说不上彼此馈送了。

下片,又再伸进一步。“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表面上指春风,说它忙着把梅花、柳树都装扮起来。其实影射的是那批忙着观灯、赏梅、踏青、修禊、歌舞升平的朝中权贵。他们“更没些闲”,不过是“薰梅染柳”,尽情享乐;等到他们闲起来了,也没有别的作为,除掉让镜子里的朱颜逐日衰老之外。而且更为可悲的是,他们不但浪费了自己的年华,也误尽了有志者的青春!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