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壶中天》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16:51

宋词鉴赏·《壶中天》·张炎

夜渡古黄河。与沈尧道、曾子敬同赋

张炎

扬舲万里,笑当年底事,中分南北。须信平生无梦到,却向而今游历。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野人惊问,泛槎何处狂客。迎面落叶萧萧,水流沙共远,都无行迹。衰草凄迷秋更绿,惟有闲鸥独立。浪挟天浮,山邀云去,银浦横空碧。扣舷歌断,海蟾飞上孤白。

如题所示,此篇写夜渡黄河,大致作于张炎北上漫游,第一次过黄河之时。“扬舲万里,笑当年底事,中分南北。”舲(ling),带窗的小船。底事,什么事。乘舟北上,扬波万里,来到黄河边上。可笑当年到底为了什么事,让黄河把九州大地分成了南北两块。这词句是耐人寻味的。南宋与元蒙曾南北对峙,可到头来却是元蒙独霸中原,连对峙的局面也没有了。南宋王朝昏聩无能,百姓蒙难,江山易主,一个“笑”字既是苦笑,也满含讥讽。“须信平生无梦到,却向而今游历。”二句是说,古黄河是我平生连作梦也梦不到的地方,而如今却游历其间了。“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官河,指黄河。这几句直接描写黄河景物。老柳长满黄河两岸,斜阳映照堤上古道,风静之时,江上波纹平直。“野人惊问,泛槎何处狂客。”野人,指黄河岸边的老百姓。“泛槎”用典。旧说天河与海相通,有人某年八月从海上乘浮槎(木筏)竟误达天河。后人也说黄河与天河相通。夜渡黄河自古惊险,故而“野人”惊异发问:你们是哪里来的狂客,竟要泛舟夜渡?野人惊问为黄河增添了神秘色彩,黄河夜渡究竟何如?自然引起下文。

下片写黄河夜渡之景。“迎面落叶萧萧,水流沙共远,都无行迹。”三句说,舟行河上,秋风迎面吹来,落叶萧萧而下,流水卷着泥沙一同向远处流去,舟行,风过,水流,一切都没有留下痕迹。“衰草凄迷秋更绿,惟有闲鸥独立。”衰草,即秋草。凄迷,写夜景凄凉而模糊。更绿指还有些绿意。这两句是说,夜色之中秋草凄迷,微微透着绿意,一切都朦朦胧胧不甚清楚,而看得真切的是一只独立水中的闲鸥。夜色之中,“闲鸥独立”,这是一幅剪影,一幅大自然恩赐的特色镜头。鸥鸟之“闲”,鸥鸟之“独立”,与周围的动态形成了一种对照,写来别有情趣。“浪挟天浮,山邀云去,银浦横空碧。”这三句是说,舟行江上颇像挟浪浮游在天上一样。舟行山退,云彩飘移,是山把云邀请了去。一个“邀”字便赋于大自然以浓浓的人情味。举首向天,银河横空。一般说来,银河言白,水而言碧,银河而着一“碧”字,这就使天上的银河与地上的黄河相映成趣,境界阔大。结句云: “扣舷歌断,海蟾飞上孤白。”海蟾,指月亮。孤白,状月之孤独色白。结句是说,扣着船舷歌罢之时,月亮已飞上了天空,孤独洁白。这里以景结情,余音袅袅。

张炎善写景咏物,曾有“张春水”、“张孤雁”之称。这首词的写景也非常成功。“老柳官河,斜阳古道”、“浪挟天浮,山邀云去”等等,还有那只“闲鸥”,都是令人难忘的。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