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蝶恋花》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蝶恋花》·欧阳修

欧阳修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斜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是一首闺怨词。作者的着眼点是借暮春黄昏,雨骤风狂,透露出楼头思妇的内心苦闷。上片头三句,描写少妇生活的环境。“玉勒”二句则写他丈夫游荡不归。玉勒雕鞍,玉制的马笼头和精雕的马鞍,泛指华贵的车马。章台路,汉长安有章台街,是歌伎聚居的地方,后以章台为歌伎聚居地的代称。下片前三句写暮春景象,末了二句是她闺怨心境的生动写照,毛先舒对此有所分析: “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一层意也;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浅而意愈入,又绝无刻画费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古今词论》引)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