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采莲令》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宋词鉴赏·《采莲令》·柳永

柳永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一叶兰舟,便凭急桨凌波去。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柳永的这首词和他的《雨霖铃》堪称写别离词的双璧,各有特色。《雨霖铃》以景起,以情结,抒情则一泻千里,而寓有哲理。《采莲令》则以景起以景结,景中含情,余韵无穷。

词一起点月落天明景色,淡云在空霜满地,早晨本是美景,而以“西征客、此时情苦”,则无心赏此良辰。一句景,一句情,配合得极为巧妙。“翠娥”二句写送行者的情态,“执手”、“送临歧”、“开朱户”这几个动作,次序应该是开门、送行、执手,这里迫促写来,强调执手之不忍分离。“轧轧”就是叹息。“千娇面”三句,又是倒叙见其精彩。“断肠争忍回顾”,“争忍回顾”,不忍回顾,实际上是回顾了,看到那“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这一刹那成永恒,也是一顾难忘,写透写尽两情的依依惜别。换头,“一叶”三句又是写景写情。写别后舟行“贪行色”,只图完成行程,哪知人的心思,这是一层。“万般”句,再写别后心中之恨,只能饮恨吞声,这是第二层。“更回首”三句,但见江天辽阔,烟树几点迷离。以景结,无限之景寓无限之情,这是第三层。总之,是一层深一层,多层次地铺写离情别绪。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scjx/201905195183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