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采桑子》翻译|原文|思想感情|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19 09:08:58

宋词鉴赏·《采桑子》·晏殊

晏殊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这首词旨在叹流年、悲迟暮、伤别离。体物写意,自然贴切,风格凄丽哀婉。

上片概述时光之无情,人生最令人伤心的是离别。作者在这里有意用“离亭”点明别离之意,用“长恨”写出相思之情,又于似是无意中用“春衫”二字交代了时间。另外这里的“春”别,也可与下片的“秋”思相接连。

下片写春去秋来,触景生情,相思难禁。“好梦频惊”中的频字,是屡次之意,旨在强调欢快的梦境总是很短,往往在乍喜还惊中醒过来,留给人的只会是更深的思念。结尾“何处高楼雁一声”是全词着力最深的一笔,似实而虚,似具体而实概括,它把离情伤感的悲凉气氛推到最高潮,然而却又带着几分希望,饶有余味。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宋词精选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