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璧《奉和陆鲁望白菊》咏菊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菊花·奉和陆鲁望白菊》咏菊花诗鉴赏

郑璧

白艳轻明带露痕,始知佳色重难群。

终朝疑笑梁王雪,尽日慵飞蜀帝魂。

燕雨似翻瑶渚浪,雁风疑卷玉绡纹。

琼妃若会宽裁剪,堪作蟾宫夜舞裙。

郑璧,唐末江南进士。陆龟蒙在松江甫里隐居期间,他们曾与皮日休等人经常在一起和诗。《全唐诗》仅收郑璧四首诗,其中就有三首是和陆龟蒙与皮日休的。因为陆龟蒙(字鲁望)曾写过一首题为《幽居有白菊一丛因而成咏呈知己》七言律诗,并将其赠给了郑璧,郑也就奉和了这首诗。全诗从实处着笔,运用优美的传说和丰富的比喻,集中刻画了白菊的“白艳轻明”,表现了作者对白菊的珍爱之情。

“白艳轻明带露痕,始知佳色重难群。”首联开门见山,一语破题。白菊花洁白、鲜艳、轻盈、光润,上面还闪动着晶莹的露珠,看着它,才知道这样美丽的花朵是无与伦比的。这完全是实写。颔联“终朝疑笑梁王雪,尽日慵飞蜀帝魂。”则转实为虚。“梁王雪”,此处是指梁朝时流行的王公贵族戴的雪白的高屋纱帽。“蜀帝魂”,原指杜鹃鸟,这里是指白色的杜鹃花。在古代诗文中,人们常把杜鹃花鸟互称。“慵”,懒的意思。诗人用“梁王雪”与“蜀帝魂”,形容菊花之白,用“疑笑”与“慵飞”比拟花的神态宛如一位面露笑容而又十分矜持的高雅的美女。颈联:“燕雨似翻瑶渚浪,雁风疑卷玉绡纹。”燕,雁都是春来秋返的候鸟,燕雨雁风泛指秋风秋雨。“瑶渚”指天河,“玉绡纹”指白绸的花纹。这句是说在秋风秋雨的吹打之下,白菊既象天河翻动的浪花,又象卷起的白绸纹。这句的疑与上句的疑不同,上句的疑与凝通用,指集聚,此处的疑则是“好象”之意。尾联“琼妃若会宽裁剪,堪作蟾宫夜舞裙”,紧承颈联中的“玉绡纹”,忽发奇想,说是月宫中的嫦娥如会裁剪,也会把这白菊裁做夜间跳舞的裙子的。琼妃,在这里是指嫦娥,而蟾宫则指月宫。唐人李峤的《桂》诗中就有“未植蟾宫里,宁移王殿幽”的诗句。因为上句已说白菊如绡,所以本联中进一步说嫦娥裁绡为裙就是非常自然的了。同时,由于嫦娥的出现,就更能体现菊花之白,而且也可以暗示菊花的玉韵仙姿。另外,诗人的这一结尾与陆龟蒙原诗“月中若有闲田地,为劝嫦娥作意裁”的结尾也互相呼应,但境界却迥然不同。

与郑璧同时,张贲也有一首“和鲁望白菊”的诗,也是着重写白菊之白的。但是前者则通过现实生活中的冰雪霜月相烘托,而本诗则借助神话,驰骋想象去描绘。如果说张贲的诗基本上是现实主义的,那么郑璧的诗则带着浓重的浪漫色彩。二者异曲同工,都很生动地反映了白菊花的色形神韵,表达了作者喜爱白菊的深情,应当说这两首诗的格调也都是轻松飘逸的,多少蕴含着一些菊鹤风味。既使与陆龟蒙的原诗相比,也毫不逊色。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菊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