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破阵子》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时间: 2020-02-14 10:17:03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破阵子

辛弃疾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淳熙十五年(1188),陈亮过稼轩,辛弃疾和友人在鹅湖畅谈天下事。他们的恢复之梦虽然最终落空,却留下了激励千古读者爱国之心的词章。词题表明作者是为风义相期的朋友赋壮词,是驰骋豪迈的激情与想象创作,其中当融入其早年在北方义军中战斗生活的经历,却并不等于回忆往事。

这首词的结构非常奇特。起句“醉里挑灯看剑”是现实,紧接由“梦回”二字贯八句皆写梦境。他梦见的是紧张豪迈的军营生活,驰骋沙场,横扫千军的战斗场面,和振兴宋室,功成名就的欢喜,天下好事无复加矣。最后一句却猛然截住,照应“梦回”二字,跌回现实,令人感喟生哀。总之前九句的声情如鹰隼平地而起,凌空直上,正当飞摩苍天之际,陡地鹘落,末句扫空前文之雄壮,悲凉更加悲凉。这样深刻地反映理想与现实矛盾的作品,实在罕有其匹。“壮词”耶?非“壮词”耶?

《破阵子》为双调不换头,每片前四句两两各为六言七言骈句,末以奇句相镇。此词在对仗中拉杂使事,颇有特色。其间运用了《世说新语》汰侈篇故事,晋代王恺有宠物为一牛,名八百里驳,常莹其蹄角。一次与王济比射,济下注千万以赌此牛,恺恃手快且谓骏物无有杀理,便相然可,并令济先射。殊不知济一起便破的,并据胡床喝左右“速探牛心来”,恺即痛失其牛。词中“八百里分麾下炙”,就是说在军中椎牛饷士,由于用事,也就暗暗赋予词中主人公以赢家胸有成竹、目中无人和先声夺人的气概,直令对手饮恨吞声。由于“八百里”字面倒腾在句首与“五十弦”(指瑟,李商隐“锦瑟无端五十弦”)对仗,容易使人误解为“八百里范围内的部队都分到了熟牛肉吃”(胡云翼《宋词选》),从而寓有壮采。但词中的“八百里(驳)”实为牛的代名词,和“五十弦”代瑟是一样的办法。词中的“的卢”则是骏马的代名词,典出《三国志》先主传注,即马跃檀溪故事。这种从小说及史传注释中汲取材料,充实内容的作法,在辛弃疾十分在行,可谓得心应手。西人裴德说“最好的批评都是赞誉”,那么“掉书袋”的批评也是的。

作者介绍:

辛弃疾·豪放派词人的代表

朝代:南宋

其词艺术风格多样,以豪放为主,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典故入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