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快乐不在别处》梁漱溟的人生智慧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

幸福快乐不在别处

梁先生语录:

改换那求生活美满于外边享受的路子,而回头认取自身活动上的乐趣,各自找个地方去活动。

人们常会自嘲: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只有一二可与人说。人生大概有许多苦痛吧,所以人们常常会叹息,会疲惫,会害怕。

苦痛面前,人人都渴望世间有一碗“忘情水”或“孟婆汤”,然而是没有的。所以人们转而赋予生活以美好的祝福,比如“万事如意”“一帆风顺”,事实上,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现实总是那么阴霾与沉闷的时候,人们便会期盼。

法国诗人兰波曾写下过这样一句话:生活在别处。在这位天才诗人的笔下,生活在别处,是一个极为美丽而又充满生命活力的句子,其中所负载的对生活的希冀,无以言表。它对于眼下过得痛苦、不快乐的人来说,无异于阴天里的一束光,但也有类于佛家的转世轮回之说,幸福快乐不在今生今世,而在来生来世,一切以投胎转世为终结,为起始。

从梁先生的人生哲学出发,这是向外寻求解脱人生之苦以便获得人生的快乐的表现。对此,梁先生是持以否定态度的。他不赞同陈仲甫的《人生真义》、李守常的《今》、胡适之的《不朽》所表达的一些人生态度,认为“他们把生活的美满全放在物质的享受上,如饮食男女起居器用一切感觉上的娱乐。他们以为乐在外边,而总要向外有所取得,两眼东觅西求,如贼如鼠。”在他看来,人生的快乐就在生活本身上。就在活动上,而不在有所享受于外。可以说,在梁先生的观念中,生活不在别处,幸福快乐亦不在别处,相反,它们在眼下的生活中,在生命活动的过程中。

仔细想来,的确如此。大海何以成其大?不正是在它涓涓细流的运动中汇聚而成的吗?山中的泉眼一生在翘首张望大海的浩瀚,然而它终究只是一口泉眼,为何?因为它把自己的幸福与快乐放在别处,见不到自己的清澈与甘甜,体味不到泉眼的妙处与乐趣,难以流淌,无法汹涌,却要艳羡别人的澎湃,无异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何尝不是如此?总是以为远方最美,总觉得远处会有佳人相待,总认为将来的才会是更好的、最好的,却不懂得欣赏眼下人、情、景与物,错失幸福和快乐,反而责备生活,埋怨人生。这是极为不对的。

相信大家可能看过这样一则故事:

从前,有一座圆音寺,每天都有许多人上香拜佛,香火很旺。在圆音寺庙前的横梁上,有个蜘蛛结了张网,由于每天都受到香火和虔诚的祭拜的熏陶,蜘蛛便有了佛性。经过三千年的修炼,它的佛性与日俱增。

这三千年间,佛祖曾两次问蜘蛛:“世间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蜘蛛都回答说:“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在第三个千年来临的时候,有一天,大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蜘蛛仔细地望着甘露,见它晶莹透亮,顿生爱慕之心。不一会儿,又刮起了一阵大风,将甘露吹走了。看不见甘露了,蜘蛛非常难过。

这时佛祖来了,他问蜘蛛:“蜘蛛,你现在觉得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啊?”

蜘蛛想到了甘露,依然对佛祖说:“世间最珍贵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说:“好,既然你有这样的认识,我让你到人间走一遭吧。”佛祖让蜘蛛投胎到了一个官宦家庭,成了一个富家小姐,父母为她取了个名字叫蛛儿。一转眼,蛛儿便到了十六岁,这时的蛛儿不仅冰雪聪明,也楚楚动人,深得大家的喜爱。

可是,佛祖却安排了这样的情节:他让蛛儿爱上甘鹿,却让甘鹿与皇帝的小女儿长风公主成婚,而把蛛儿许配给了太子芝草。对于佛祖这样的安排,蛛儿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她抑郁成疾,自此便一病不起了。当她生命危在旦夕,灵魂即将出窍时,太子芝草见状,伤心至极,准备自刎随蛛儿而去。

就在这一刻,佛祖来了,他对快要出壳的蛛儿的灵魂说:“蜘蛛,你可曾想过,甘露(甘鹿)是由谁带到你这里来的呢?是风(长风公主)带来的,最后也是风将它带走的。而太子芝草是当年圆音寺门前的一棵小草,他看了你三千年,爱慕了你三千年,但你却从没有低下头看过它。蜘蛛,我再来问你,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蜘蛛听了这些真相之后,顿时开悟了,她对佛祖说:“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眼前能把握的幸福。”

刚说完,佛祖就离开了,蛛儿的灵魂也回位了,睁开眼睛,看到正要自刎的太子芝草,她马上打落宝剑,深情地拥抱太子。

故事中的蛛儿的大彻大悟,何尝不是生活中我们应当领悟的道理呢?不论是人、情、景还是物,我们不能因为翘首别处而错失眼前的美,须知,幸福快乐不在别处,而在眼下,在当下的生活中。

关于这一点,梁先生给大家一条指出了一条通往幸福快乐的大路,那就是“改换那求生活美满于外边享受的路子,而回头认取自身活动上的乐趣,各自找个地方去活动。”他坚信,“大约一个人都蕴蓄一团力量在内里,要藉着一种活动发挥出来,而后这个人一生才是舒发的、快乐的,也就是合理的”。

就好比笑,不是只有别处的生活才充满乐趣,才能让我们笑得酣畅淋漓,笑得舒畅。当下的生活中,也是一样充满乐趣的。我应当将心力与眼光,聚焦在自己的生活中,聚集在自己运动着的生命中,而不是伸长脖子去张望、奢求远处的,生活之外的幸福与快乐。这样的乐趣,是不真实的,不是舒发而得的。

所以说,人生于世,我们应当看到,幸福快乐不在别处,不在生活之外,而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应当把心与双眼放在我们的生活中,放在我们运动着的生命中,不断地挖掘生活中的美。如此一来,百味人生,快乐之道便不难获得了。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梁漱溟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