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辛弃疾《永遇乐·京口 北固亭怀古》原文、注释、译文、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南宋]辛弃疾《永遇乐·京口 北固亭怀古》

原文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 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 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

元嘉草草 ,封狼居胥 ,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 ,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 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 老矣,尚能饭否?

注释

京口:古城名,即今江苏镇江。因临京岘山、长江口而得名。

孙仲谋:三国时的吴王孙权(182—252),字仲谋,曾建都京口,东吴大帝,三国时期吴国的开国皇帝。吴郡富春县(今浙江富阳)人,长沙太守孙坚次子,幼年跟随兄长吴侯孙策平定江东。公元 200 年,孙策早逝,临死前对孙权说:“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孙权继位为江东之主。 

寄奴:南朝宋武帝刘裕小名。刘裕(363—422),字德舆,小名寄奴,先祖是彭城人(今江苏徐州市),后来迁居到京口(今江苏镇江市),南北朝时期宋朝的建立者,史称宋武帝。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卓越的军事家、统帅。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刘裕曾两次领晋军北伐,收复洛阳、长安等地。

元嘉:刘裕子刘义隆年号。

草草:轻率。南朝宋刘义隆好大喜功,仓促北伐,却反而让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抓住机会,以骑兵集团南下,兵抵长江北岸而返,遭到对手的重创。

封狼居胥:汉武帝元狩四年(前 119)霍去病远征匈奴,歼敌七万余,封狼居胥山而还。狼居胥山,在今蒙古境内。词中用“元嘉北伐”失利事,以影射南宋“隆兴北伐”。 

四十三年:作者于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南归,到写该词时正好为四十三年。

佛狸祠: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小名佛狸。公元 450 年,他曾反击刘宋,两个月的时间里,兵锋南下,五路远征军分道并进,从黄河北岸一路穿插到长江北岸,并在长江北岸瓜步山建立行宫,即后来的佛狸祠。

神鸦:指在庙里吃祭品的乌鸦。

社鼓:祭祀时的鼓声。整句话的意思是,到了南宋时期,当地老百姓只把佛狸祠当作一位神祇来祭祀供奉,而不知道它过去曾是一个皇帝的行宫。

廉颇:战国时赵国名将。《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廉颇被免职后,跑到魏国,赵王想再用他,派人去看他的身体情况。廉颇之仇郭开贿赂使者。使者虽然看到廉颇一顿进食米饭一斗,肉十斤,并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但使者回来报告赵王说:“廉颇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通假字,即屎)矣。”赵王以为廉颇已老,遂不用。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南宋文学家,字幼安,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任职期间,采取积极措施,召集流亡,训练军队,奖励耕战,打击贪污豪强,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坚决主张抗金,以恢复中原。但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议均未被采纳,并遭到主和派的打击,曾长期落职闲居江西上峣、铅山一带。晚年韩侂胄当政,一度起用,不久病卒。作品集有《稼轩长短句》。

译文

历经千古江山,再也难以找到像孙权那样的英雄。当年的舞榭歌台还在,英雄人物却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不复存在。斜阳照着长满草树的普通小巷,人们说那是当年刘裕曾经住过的地方。回想当年,他领军北伐、收复失地的时候是何等威猛!

然而刘裕的儿子刘义隆好大喜功,仓促北伐,却反而让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乘机挥师南下,兵抵长江北岸而返,遭到对手的重创。我回到南方已经有四十三年了,看着中原仍然记得扬州路上烽火连天的战乱场景。怎能回首啊,当年拓跋焘的行宫外竟有百姓在那里祭祀,乌鸦啄食祭品,人们过着社日,只把他当作一位神祇来供奉,而不知道这里曾是一个皇帝的行宫。还有谁会问,廉颇老了,饭量还好吗?

赏析

这首词由南宋著名文学家辛弃疾作于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当时韩侂胄执政,正积极筹划北伐,闲置已久的辛弃疾于前一年被起用为浙东安抚使,这年春初,又受命担任镇江知府,戍守江防要地京口(今江苏镇江)。作者六十六岁任镇江知府时,登上京口北固亭写下这首感怀词。

这首词用典精当,有怀古、忧世、抒志的多重主题。江山千古,欲觅当年英雄而不得,起调不凡。开篇借景抒情,由眼前所见而联想到两位著名历史人物——孙权和刘裕,对他们的英雄业绩表示向往。接下来讽刺当朝用事者韩侂胄,又像刘义隆一样草率,欲挥师北伐,令人忧虑。思及自己老之将至而朝廷不会再重用,不禁仰天叹息。其中“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写北方已非宋朝国土的感慨,最为沉痛。词的上片怀念孙权、刘裕。孙权坐镇东南,击退强敌;刘裕金戈铁马,战功赫赫,收复失地,气吞万里。对历史人物的赞扬,也就是对主战派的期望和对南宋朝廷苟安求和者的讽刺和谴责。

下片引用南朝刘义隆冒险北伐,招致大败的历史事实,忠告韩侂胄要吸取历史教训,不要草率从事;接着用四十三年来强调抗金形势的变化,表示词人收复中原的决心不变;结尾三句,借廉颇自比,表示词人报效国家的强烈愿望和对宋室不能尽用人才的慨叹。全词豪壮悲凉,义重情深。抒发感慨连连用典,中间稍加几句抒情性议论,不仅体现了辛弃疾词好用典的特点,也可窥见“词论”的风格。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ji/xinqiji/20200427268494.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