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画》赏析与注释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1-04-24 17:33:01

题画

海天空阔九皋[1]深,飞下松间听鼓琴。

明日飘然又何处?白云与尔共无心。[2]

题解

此诗初刊于1907年出版的《文学因缘》第一卷。又见于1917年12月出版的《非梦记》。关于此诗的真伪问题,说法有二。邓秋枚认为:“……曼殊亡友《画册》题诗‘海天空阔’一首,查此诗为曼殊自作,而属弟代题于画上。盖曼殊工画而不能题,遂由弟代书。此诗‘题’字当作‘书’字解,便了然矣。”而柳亚子则认为:“各家录曼殊诗,都有《题画》一绝,据邓以蛰先生说,此诗实明末僧人之作,今真迹尚保存无恙,故特删去。”(见1933年出版的《苏曼殊全集》〈开华本〉诗集的附尾)但时隔10年(1943年),柳亚子与柳无忌合编的自称“宁缺而毋滥”的《曼殊大师纪念集》却照收不误。今姑作保留,以备后考。此诗如为曼殊所作,则当作于1907年夏天。

至于此诗的本事,曼殊在其小说《非梦记》中有一段记述:“仲夏,燕生(曼殊自托的人物)谒汪玄度于鼎湖宝幢南院,玄度粗衣垢面,而神宇高古,方伏案作画,题松下一老僧,独坐弹琴,一鹤飞下。既竟,命生为题之。生接笔构思,少选,书一绝句曰:‘海天空阔九皋深。’玄度自捻其须曰:‘字迹类女子,然小诗可诵也。'”另外,在原来的画面上还有沈尹默一诗,题为《曼殊赠画属题,漫写二韵》,内容是:“张琴鼓天风,时答松涛响,坐冷石床云,孤鹤将安往?”

注释

[1]九皋——深远的水泽淤地。《诗经·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毛传:“皋,泽也。”郑玄笺:“皋,泽中水溢出所为坎,自外数至九,喻深远也。”陆德明释文:“九皋,九折之泽。”

[2]白云与尔共无心——鹤跟白云一样,都是纯任自然,无拘无束的。语出陶渊明《归去来辞》:“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曼殊在此反用其后句意。无心,指不受拘束,纯任自然,含有超世脱俗的意味。按:此类禅意之诗,不难于做出世语,而难于在空际落笔,自生绝尘之概。按:世人所驰骛者,功名利禄之场,而曼殊却独向松林寒泽息影,与采菊东篱之彭泽,同为避世高踪。又,诗人驻足山寺,一任万劫华鬘,飞腾过眼。结句以“白云”举衬,高旷之味直沁入诗骨矣。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苏曼殊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