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赏析、写作背景、作者表达思想情感解读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定风波

唐教坊曲,又名《定风波令》,可见其本为令词。令词正体分上下两片,十一句共六十二字,平仄韵间押。柳永将其演为慢词,共九十九字,且全部为仄韵。

柳永《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①。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②,腻云亸③。终日厌厌倦梳裹④。无那⑤。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早知恁么⑥。

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⑦,拘束教吟课⑧。镇相随⑨,莫抛躲⑩。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注释

①是事:事事。可可:全不在意。五代·薛昭蕴《浣溪沙》:“瞥时见地犹可可,却来闲出暗思量。”

②暖酥消:头发上涂抹的发油已经消失了。酥,妇女梳发所用的油脂。“暖”字形容油脂温暖润滑。一说为肌肤消瘦。

③腻云亸.(duǒ):头发散乱。下垂。

④厌厌:同“恹恹”,生病的样子。倦梳裹:懒得梳妆打扮。

⑤无那:感叹词。无奈,没办法。

⑥恁么:如此。

⑦鸡窗:书房。南朝宋·刘义庆《幽明录》:“晋兖州刺史沛国宋处宗尝买得一长鸣鸡,爱养甚至,恒笼著窗间。鸡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极有言智,终日不辍。处宗因此言巧大进。”蛮笺象管:蜀地所产的纸和象牙管的笔。

⑧拘束教吟课:规规矩矩地吟诗诵读。

⑨镇:常。

⑩莫抛躲:不要抛弃躲避。

赏析

这是一首代言体的表现市井恋情的俗词。柳永写了很多应歌之词和表现下层市民生活的俗词,而这是为上层统治者所鄙夷和不接受的。当时有人向皇帝推荐他,皇帝说,就是那个填词的柳三变吗?且去填词吧。柳永气不过,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皇帝不接受,宰相晏殊也不接受。柳永走上仕途后,按例当改官,但是吏部迟迟不改。柳永去找宰相晏殊申诉。晏殊问他,你写词吗?柳永说,我跟你一样写词。意思是你写得,我为何就写不得。晏殊回答,我虽写词,但不写“彩线慵拈伴伊坐”这类的词。意思是他不写俗词。

这首词是从市井女性的视角写她的相思之情。晏殊也写相思之情,但他不会这样写,并且他对这样的作品抱着鄙视和排斥的态度。据瞿佑《归田诗话》:“晏元献公诗,不用珍宝字,而自然有富贵气象。如‘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等句。公尝举此谓人曰:‘贫儿家有此景致否?’”欧阳修《归田录》:“晏元献公喜评诗,尝曰:‘老觉腰金重,慵便枕玉凉’未是富贵语,不如‘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此善言富贵者也。人皆以为知言。”意思是晏殊其实挺爱表现富贵气,但他要把这种富贵气表现得很高雅,而非俗人俗语。柳永这首词则恰恰是俗人俗语。他用“暖酥”、“腻云”之类的语辞来形容这个女子的容貌,用“香衾”、“雕鞍”、“蛮笺象管”之类的语辞来形容他们的起居物饰,一看就是属于市民阶层的“才子佳人”。但正是这样的笔调,才适合这个敢爱敢恨的市民女性,跟那些高门深院中的上层女性,如冯延巳笔下看“吹皱一池春水”的女子和欧阳修笔下“泪眼问花花不语”的女子,自是不同。柳永是不能写那种清雅之语吗?并非如此。柳永也有受人称赏的雅词。他之所以写这类俗词,是因为他对市民非常熟悉,所以能贴切地表现出市民的形象和他们的生活。

而柳永对市民和市民生活的熟悉,不仅仅是促使他写出贴近生活的俗词,还有两点意义:第一,在宋代文人词中,清丽雅正之词是主流,俚俗之词不受重视,但到了元曲中,生动活泼、具有口语化特征的作品才更具生命力,乔吉、张可久等极力要把曲子写得像诗词那样雅丽,却并没有太多发展空间。所以柳永的很多充满市民气息的、口语化的俚俗之词,在某种意义上是启发了一种极具生命力的新创作。他有时还把一些很有趣的白话用到词中,形成一种滑稽的风趣,这就更像元曲中一些套数的风格了。

第二点,他的最主要的成就,即对于慢词的开拓,同样离不开市民社会这个温床,因为他的慢词所用音乐就多是这些市井新乐。由于柳永是一个“失意无聊,流连坊曲”的落拓文人,真正深入地进入到市民的生活,对市井新乐非常熟悉,他就能运用这些市井新乐填上新词,这使他以慢词创作成为词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柳永共存词二百零四首,他所用的词调,除了有十来个是沿用唐五代的旧调,其他的或是把唐五代小令敷衍为长调,或是直接采自市井俗乐,或是依照其样式创制新曲。这首《定风波》就是由唐代令曲敷衍而成,从其题材内容的俚俗来看,不难推测出它的音乐应当与市井俗乐有关。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ji/liuyong/20200512269560.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