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问刘十九》赏析原文与诗歌鉴赏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问刘十九

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首诗的内容,坦率地说是请人喝酒,绝句体制短小,宜于表现这种不大的题材。此诗的题材虽小,但反映的是朋友间亲切、真挚的情意,仍是极动人的。

唐代的酒,相当今日米酒。新酿出的米酒,未过滤时,面上会有些浮渣,微呈黄绿色,细如蚁,叫作“绿蚁”。这时的酒味最为醇美,香甜可口,而且醉人。这句的意思本不过说:我家已酿出新酒以待友人。诗人却不取直露,把这层意思包含在一个描写性的句子中。通过“绿蚁”这一细节的刻画,正见酒属“新醅”,使人仿佛亲眼看到那颜色可爱的美酒,嗅到醉人的芬香,不禁津生于口。酒是新醅,温酒的火炉也可意,红的涂料,色泽还十分新鲜。“红”是暖色,给人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小”,表明火炉式样精微小巧,造型美观。生动地渲染酒和炉子的优美来表达主人邀饮的诚意,这种写法的确亲切感人。第三句不赓即写邀请,却转到环境——天色气候方面。“晚来”点时间,“天欲雪”写气候。冬夜漫长,很容易生出寂寞之感,而再加上气候寒冷,是快下雪的天气,就更难熬了。这种易生无聊、闷倦的冬晚,好朋友坐到一块聊聊天,喝上两杯,不是很快乐的事吗?环境的刻画交代,进一步加强上两句所产生的诱惑力。于是请客的意思脱口而出。诗人在这里并不用那种请帖式的刻板语言,请人赴饮,偏用问话的口吻,而且只说喝“一杯”,不是“会须一饮三百杯”。这也很有意思。这好比人们平常请客说“聊备薄馔”、“小意思”等等,语意谦厚、亲切。再者,冬晚对饮,乐在御寒解闷,不同于酒楼、华筵的开怀畅饮。话要款款说来,酒要慢慢地喝下去,自然别有乐趣,杜甫《拨闷》诗云:“闻道云安麴米春,才倾一盏即醺人”,李重华说:“与其鲁酒千钟,不若云安一盏”,饮酒之乐,确有不在多的时候。

田雯;“乐天诗极清浅可爱,往往以眼前事为见得语,皆他人所未发”(《古欢堂集》)。这首小诗语言清新平易,却包含有醇浓的诗意、丰富的感情。不过请人小酌,就写下如此精美的诗作请柬,在今人看来简直奢侈,而在唐代却很普通,诗人几乎是信笔一挥而就的,并没想到传世,诗是完全生活化的,这就是唐诗产生的社会背景。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ji/baijuyi/20200213262135.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