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说卦传《神也者,妙万物而爲言者也.动万物者莫疾乎雷,桡万物者莫疾乎风,燥万物者莫熯乎火,说万物者莫说乎泽,润万物者莫润乎水,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

时间: 2020-02-09 15:57:49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周易·說卦傳·神也者,妙萬物而爲言者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橈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熯乎火,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也。

【译文】所谓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是说它在于能够奇妙地化育万物。鼓动万物者没有比雷更迅猛的,吹拂万物者没有比风更疾速的,乾燥万物者没有比火更炎热的,欣悦万物者没有比泽更和悦的,滋润万物者没有比水更湿润的,最终成就万物又重新萌生万物者没有比艮更美盛的。所以水火异性而相互济及,雷风异动而不相违逆,山泽异处而流通气息,然后自然界纔能变动运化而形成万物。

【注释】①神也者,妙万物而爲言者也——神,此处指大自然运化规律的神奇功能;妙万物,犹言“妙育万物”。这两句承前章所言八卦方位及其运动变化,推宗大自然化育之神奇。《韩注》:“于此言‘神’者,明八卦运动、变化、推移莫有使之然者。神,则无物;妙万物而爲言也,则雷疾风行、火炎水润,莫不自然相与爲变化,故万物既成也。”案,《汉上易传》引郑玄注,谓“神”指“乾坤”,认爲两者“共成万物,物不可得而分,故合谓之‘神’。”于义亦通。又,《折中》引梁寅曰:“神”即前章所云“帝”,认爲:“帝者,神之体,神者帝之用。故主宰万物者,‘帝’也;所以妙万物者,帝之‘神’也。”说可取。②桡——通“挠”,《释文》出“挠”字,曲折之义,此处指风吹拂万物或使舒发、或使摧折。《集解》引崔憬义:“言风能鼓桡万物,春则发散草木枝叶,秋则摧残草木枝条。”③熯——音汉han,同“暵”,谓燥热、炎热。 《说文》引作“暵”,云“燥也”;《释文》曰:“徐本作‘暵’,音汉,云‘热暵也’。” ④说——即“悦”(后一字“说”同)。⑤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此句即前章“艮。东北之卦也,万物之所成终所成始也”之义(见前章译注)。《集解》引崔憬义:“言大寒立春之际,艮之方位,万物以之始而爲今岁首,以之终而爲去岁末。”(此与前章注引孔疏所用“二十四方位”说同。)案,前数句均言卦象“雷”、“风”、“火”、“泽”、“水”,此句独举卦名“艮”者,《正义》曰:“动、桡、燥、润之功,是雷风水火;至于‘终始万物’,于‘山’义爲微,故言‘艮’而不言‘山也’ ⑥水火相逮——逮,及也。此句指水火虽异性,但其气质却能相资及而爲用。《正义》:“明性虽不相入,而气相逮及也。” ⑦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此句总结上文,说明有了雷风水火等物质的不息运动,加上其间既对立又统一的交变化合,便生成自然界万物。义与章首“妙万物而爲言”相应。《汉上易传》:“动、桡、燥、说、润、终始万物者,孰若六子?然不能以独化,故必相逮也,不相悖也,通气也,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合则化,化则神。”案,上文只举八卦中的六个“子卦”爲说,而不言乾坤两卦者,《正义》云“‘神’既範围天地”,故“不复别言乾坤,直举六子以明神之功用”;《集解》引崔憬义,曰:“以乾坤而发天地无爲而无不爲,能成雷风等有爲之神妙也”。两说义相近,并可参攷。又案,上文两叙“六子”的变动、化合,项安世认爲文义是先指明“后天分治之序”,再揭示“先天相合之位”(《周易玩辞》)。《折中》曰:“此章合羲、文卦位而总赞之。盖变易之序,‘后天’爲着;而交易之理,‘先天’爲明。变易者,化也,动万物、桡万物、燥万物、说万物、润万物、终始万物者也;交易者,神也,所以变变化化,道并行而不相悖,使物并育而不相害者也。”此说颇可取。

【说明】以上第六章。

本章综论三、四、五章所言“先天”“后天”八卦方位的功用。

文中强调八卦变化规律的两方面特徵:一是变动不息,主于事物“对立”的运动;二是交合不悖,主于事物“统一”的趋向。全章大旨,正是从八卦象徵的角度,揭出了《周易》辩证思想的卦象基础。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