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希尧·柳枝词》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何希尧·柳枝词》原文与赏析

何希尧

大堤杨柳雨沉沉,万缕千条惹恨深。

飞絮满天人去远,东风无力系春心。

《柳枝词》即《杨柳枝词》,是中唐以后流行的歌曲之一,歌辞则由诗人创作翻新。借咏柳抒写别情的,在其中占有相当比例。此诗即属此类。它的情韵优美,意境浑厚,在造境和语言使用上很有特色,是同类诗作中的上品。

大堤在襄阳城外,靠近横塘。宋随王刘诞《襄阳曲》云: “朝发襄阳来,暮止大堤宿。大堤诸女儿,花艳惊郎目。”似乎从那时以来,大堤一直是情郎们寻花问柳的地方,唐人诗中写到大堤,多有此意。如施肩吾《襄阳曲》: “大堤女儿郎莫寻,三三五五结同心。清晨对镜理容色,意欲取郎千万金。”李贺《大堤曲》: “莲风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由此推知,这首《柳枝词》写的,便是大堤女儿在暮春时分送别情人的情景。

由于近水,堤上夹道的杨柳,枝条特别繁茂,丝条垂地,给人以嬝娜娇怯之感。“柳条无力魏王堤” (白居易),写的便是这种情景。“晴烟漠漠柳毵毵,不那离情酒半酣” (韦庄),每逢折柳送别,即使晴天,也不免使人感伤,何况雨雾迷濛,那是要倍增惆怅的。“大堤杨柳雨沉沉”,“沉沉”二字,既直接写雨雾(这不是滂沱大雨,否则不能飞絮)沉沉,又兼关柳枝带雨,显得沉甸甸的。而人的心情沉重,也不言而喻。送别情人,离恨自深,说“万缕千条惹恨深”,不仅意味着看到那两行管领离别之碧树(刘禹锡“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又使愁情加码,还无意地流露儿女子无奈中迁怨于景物的情态,显得娇痴可爱。

但此诗的精采并不在前两句 三句写分手情景道: “飞絮满天人去远”,造境绝佳。盖前二句写雨不写风,写柳不写絮。到写“人去远”时,才推出“飞絮满天”的画面,便使人事和自然间发生感应关系,其妙有类于“蒙太奇”手法。同时这句包含一隐一显两重意味,明说着“人去也”,而飞絮满天,又暗示“春去也”。宋人王观有“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的名句,句下已有无尽惆怅; 而两事同时发生,情何以堪!诗人都说风雪送人,景最凄迷;而“杨花似雪”、“飞絮满天”的景色,更易使人迷乱。“人去远”,是就行者而言;还有一个站在原地未动的人,一任柳絮乱扑其面,此种神情,又见于言外。

“东风无力系春心。”这个令人击节的结句,措语微妙绝伦。从上句的“飞絮满天”看,这是就自然节物风光而言,谓东风无计留春长驻,春来春去,有其必然性在;从上句的“人去远”看,“春心”二字双关,实指恋情,则此句又意味着爱情未必持久,时间会暗中偷换人心。前一重必然隐射着后一重必然。诗句既针对大堤男女情事,有特定的涵义;又超越这种情事,含有普遍的哲理。“立片言而据要,乃一篇之警策。” (陆机)就音情而言,这“无力”二字在句中处境特妙,必须缓咏延宕才能尽情。它直接联下三字,表明东风“无力系春心”,就此义而言,似不能读断。但它又紧联上二字,又有“东风无力”的涵义,这可以“东风无力百花残” (李商隐)、“柳条无力魏王堤” (白居易)的名句参悟,似又可以读断。可断不可断,只能用拖逗的读法来兼济了。

此诗渐入佳境,一句比一句有味。其诗味的浑厚生于多义;而多义的产生,与诗中妙于造境和模糊语言的运用大有干系。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