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鸣皋歌送岑征君》原文与赏析

时间: 2019-06-17 21:09:08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李白·鸣皋歌送岑征君》原文与赏析

李白



若有人兮思鸣皋,阻积雪兮心烦劳。

洪河凌兢不可以径度,冰龙鳞兮难容舠。

邈仙山之峻极兮,闻天籁之嘈嘈。

霜崖缟皓以合沓兮,若长风扇海涌沧溟之波涛。

玄猿绿羆,舔舕崟岌;

危柯振石,骇胆慄魄,群呼而相号。

峰峥嵘以路绝, 挂星辰于崖嶅!

送君之归兮,动鸣皋之新作。

交鼓吹兮弹丝,觞清泠之池阁。

君不行兮何待? 若返顾之黄鹤。

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

巾征轩兮历阻折,寻幽居兮越巘崿。

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

望不见兮心氛氲,萝冥冥兮霰纷纷。

水横洞以下渌,波小声而上闻。

虎啸谷而生风,龙藏溪而吐云。

冥鹤清唳,饥鼯嚬呻。

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

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

蝘蜓嘲龙,鱼目混珍;

嫫母衣锦,西施负薪。

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

亦奚异于夔龙蹩躠于风尘!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夸而却秦?

吾诚不能学二子沽名矫节以耀世兮,

固将弃天地而遗身!

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

此为李白自制歌行,特意用来送他的朋友岑征君到嵩县鸣皋山隐居,故首标其目曰“鸣皋歌”,而以“送岑征君”为其副题。如诗中所云: “送君之归兮,动鸣皋之新作。”征君,美称,泛指虽应征入朝却没有任职的名士。此诗原题下注:“时梁园三尺雪,在清泠池作。”清泠池,为宋州梁园胜地。知此诗为李白漫游梁宋时作,与此同时,李白还写了一首《送岑征君归鸣皋山》,其中说到岑征君乃门之后,家世显赫,但也多次遭到迫害。因此,促使岑征君早就萌发了隐居的念头,以至他虽然有幸到了京都,却没有心思做官,说他:“虽登洛阳殿,不屈巢由身”。而此时的李白自谓: “余亦谢明主,今称偃蹇臣。”在离开长安之后,正在为“洪波浩荡迷旧国,路远西归安可得”的心情困扰着。幻想着有一天能“高卧东山”呢?另据李白《酬岑勋见寻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疑岑征君即岑勋。就是李白在《将进酒》一诗中大声呼唤的“岑夫子”。诗中有云: “忆君我远来,我欢方速至。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我情既不浅,君意方亦深。相知两相得,一倾轻千金。且向山客笑,与君论素心。”由以上一些背景材料,不难想象李岑二人交契之深以及李白送岑征君回鸣皋山时的复杂心情。

这是一首骚体诗,它需要用特有的语言形式铸造出特有的艺术风格。

眼看着自已的朋友就要离开宋州的梁园到嵩县鸣皋山去归居了,面对着漫山遍野的皑皑白雪,李白的心情特别难受,特别“烦劳”。一种“天长水阔厌远涉”,一种“将登太行雪满山”的感情体验一时涌上心头。在诗人的想象中,从宋州梁园到嵩县呜皋山竟是如此艰难,如此可畏。于是组成了“洪河凌兢不可以径度”,至“挂星辰于岩嶅”一段描写。这是经山“烦劳”的特殊心态幻觉出来的一连串意象语汇,同时也是一“行路难”的慷慨悲歌:渡越冰封雪冻的河流是那样艰难;鸣皋山是那样的令人向往,却又那样难以攀登;大自然组织的“天籁”之音,也变得嘈杂难听;素裹银装的群山绵延起伏,一如大海中长风掀起的巨浪令人生畏;甚至那些伏处深山,跳跃于“危柯振石”间的珍稀动物,也不能不“骇胆慄魄,群呼而相号”了。请看,大雪封山,行旅艰难,在李白的笔下,化为这一大堆知觉形象,向读者暗示出岑勋此时到鸣皋山隐居,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送君之归兮”至“愀空山而愁人”,笔锋一掉,才正式转入送行的叙述。首记送行的情景: “交鼓吹兮弹丝,觞清泠之池阁”,酒酣耳热,丝竹并奏之情如见;次赞岑征君的为人:“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作文赋诗,风流儒雅之态可想;再臆度其幽居的乐趣:“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回归自然,抱朴含真之趣可亲,终之以对友人深情的关注与怀念: “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值得注意的是,李白并不一味把隐居生活理想化,李白想象中的鸣皋山,并不是“两岸桃花夹去津”的桃源乐土,而是有虎啸、有龙吟,有“冥鹤清唳,饥鼯嚬呻”的充满着躁动不安和不平之鸣的情感世界。这里诗人用暗示、对比、烘托等手法,以表达他特有的情感体验。说明白点,就是在李白看来,人生本来应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山居野处,虎卧龙潜,遗世独立,块然独处,毕竟是人生的一种失落,人性的一种扭曲,能不令人揪心发愁么?

至此,李白的激情又一次爆发出来,于是有了“鸡聚族以争食”,至结尾的第三段文字。段与段间的过渡,似乎省略了这样的潜台词:请问,象岑征君这样的人如今只能块独处乎山中,那么如今身居魏阙的又是些什么人呢?如凤者如此,如鸡者如彼,愚胜智,假乱真,邪害正,丑凌美的现象比比皆是,那些尽志竭忠,身为国谋的仁人志士又该怎么办呢?自屈原在《渔父》、《卜居》中设为问答以来,或如屈子以身许国,或如渔父鼓枻放歌,濯缨濯足,或仕或隐,总是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智能之士。如今在欢送岑征君的时候,李白同样地感受到这样的困惑与烦恼。因此,他使这一永恒的主题又一次在艺术的殿堂里发出了高亢激越的音响: “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乎夔龙蹩躠于风尘。”这是古今智能之士的一种宿命。所谓“济水自清河自浊,周公大圣接舆狂” (李颀《杂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巢由与夔龙尚且不能勉强凑合在一起,更何况与鸡鹜争食,与蝘蜓混居。所以接着又引申包胥与鲁仲连为例,说明岑征君不愿学,亦不必学。他遗弃了沽名耀世的殊勋与荣誉,却获得了人生的解放与自由。这里,李白是站在岑征君一边说。因此,这里的“吾”,不是李白自谓,而是代岑征君立言。而李白此时已将自己的身影化为一只白鸥,并借岑征君之口,邀约他早一天也能飞到鸣皋山去。那时,他也就可超越尘世的束缚而遨游于天地之间了。

骚体诗自魏晋后沉寂了四五百年,在李白笔下,又一次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当李白将骚体作为一种审美观照并借以表现自己新的情感体验时,无疑需要一种大胆的创新精神。他既要使读者觉得它是熟悉的同时又是陌生的;既要保持骚体诗传统的审美价值,又要显示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貌。这首歌行的句式、语言、音节、韵味,那种酣畅淋漓,纵横驰骋,惊心骇目,声势夺人的气魄,以及那些借助于含混、暖昧、朦胧的意象所形成的梦幻般的艺术效果,无疑是李白的独创。李白之所以要复活这种古老的文学形式,因为他此时的遭遇和心境太象屈原了。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