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自画卢仝煎茶图》题画诗赏析

时间: 2019-05-08 20:13:06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唐寅

千载经纶一秃翁,王公谁不仰高风?

缘何坐所添丁惨,不住山中住洛中?

唐寅喜欢以历代著名诗人入画,如陶渊明、李白、白居易、卢仝、张祜、杜牧、林逋、秦观等,都曾以之入画。尽管这些画大多已经失传,但题画诗仍保留下来,通过这些诗,约略还可见这批画的风貌。

这些题画诗,往往从不同的角度,侧重于某一点,以突出诗人的风貌。例如对于陶渊明,侧重于后代无人领会其赏菊、抚无弦琴的深意:

满地风霜菊绽金,醉来还弄不弦琴。

南山多少悠然意,千载无人会此心。

对于李白,侧重于同情他长流夜郎的不幸遭遇:

李白才名天下奇,开元人主最相知。

夜郎不免长流去,今日书生敢望谁?

对于白居易,侧重于吟咏他至老风情犹在:

苏州太守白尚书,酒盏飘零带疾移。

老去风情犹有在,张绢骆马与杨枝。

对于林逋,则侧重于描绘他创作咏梅诗的刻苦:

约阁江梅远近山,一天风月绕柴关。

休言鸟断人踪绝,觅句逋仙正不闲。

图画的缺点是无法表现时间的延续性,突出某一点正是为了便于绘画形象,表现诗人的性格。

这首题画诗侧重于同情卢仝惨遭“甘露之祸”。前两句赞扬卢仝的高风亮节,因而受到当时王公大人的礼遇和敬仰。元辛文房《唐才子传》载: “(卢仝)家甚贫,惟图书堆积。后卜居洛城,破屋数间而已……终日苦哦,邻僧送米。朝廷知其清介之节,凡两备礼征为谏议大夫,不起。时韩愈为河南令,爱其操,敬待之。”由此可见,卢仝安贫乐道,淡于名利,以读书吟诗自适,不愿做官,是一位“市隐”者,所以受到韩愈等人敬仰。 “经纶”,原义为整理丝缕,引申为处理国家大事,再引申为政治才干。 “秃翁”是因卢仝年老无发,故称。这两句是说:对于卢仝这位千载难逢的、具有杰出政治才干的秃顶老人,当时的王公大人谁不敬仰他的高风亮节?用反诘句起得很有力。

三、四句则用疑问句承接:他为什么不隐居在深山而却要住在洛阳城中,从而遭到“脑后加钉”的惨祸?言下极为惋惜同情。 “脑后加钉”的惨祸是指卢仝死于“甘露之祸”的传说。元辛文房《唐才子传》载: “元和间,月蚀,仝赋诗,意讥切当时逆党,愈极称工,余人稍恨之。时王涯秉政,胥怨于人。及祸起,仝偶与诸客会食涯书馆中,因留宿, 吏卒掩捕,仝曰: ‘我卢山人也,于众无怨,何罪之有?’吏曰:‘既云山人,来宰相宅,容非罪乎?’苍忙不能自理,竟同甘露之祸。全老无发,奄人于脑后加钉。先是生子名‘添动,人以为谶云。”此事我们曾考证过,并不符合事实。 (详见拙作《卢仝罹甘露之祸说不可信》,载《学林漫录》七集)。但画家是信以为真的,所以运用诗画的形式为他洒下了一掬同情之泪。

此诗结尾,用疑问句式,不再回答,让读者自己去思索,显得余味不荆这种写法,颇具特色。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