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山水钓客图》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石涛

秋水湖天一色,钓船点破沧浪。

落月钩在渔手,至今冷笑声长。

历来咏钓客的诗,以唐代张志和的《渔歌子》和柳宗元的《江雪》最为著名。 《渔歌子》写钓者之乐,不仅有“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名句,更有“不叹穷”的专篇:

霅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

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

实际上,这写的不是真正以钓鱼为生的渔民,而是隐居江湖的高人逸士。至于《江雪》,更是柳宗元的泄愤之作,其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形象,正象征着作者在“永贞革新集团”失败以后,既孤独而又不甘屈服的精神。 《江雪》中的钓者,也不是真正的渔民。

那么,石涛这首题画诗中的钓客,是否真正的渔民呢?先看图画。图的左下,略现湖岸一角,岸边几株秋柳,光干秃枝,树身下半截,已没在湖水中。岸边芦苇,则全浸在水中,仅露尖梢,在大水中挣扎。图的上部,有一抹远山,蒙上浓重的水气,显得十分模糊。湖水已与岸平,所以湖面十分开阔。湖面大部分是空荡荡的,不画一物。唯左边有两条小船,上有两个渔翁在垂钓。从图中还看不出他们是否为真正的渔民。

再来看诗。首句写秋洪暴发,秋水泛滥,湖天一色。次句写钓船冲波破浪,稳钓沧浪。这两句所描述的内容,画中都已出现,没有更多的寓意。关键是三、四两句,颇耐人寻味。第三句中“落月”点明时间,暗示他们已钓了整整一天一夜。收获如何呢?诗下“钩在渔手”四字,便可想而知了。不是“鱼在翁手”,也不是“鱼跃于舱”,而是渔翁在摆弄空钩。是洪水泛滥,水浊风大浪急,不适宜钓鱼吗?还是地老天荒, “可怜大地鱼虾颈了呢?诗人没有说。第四句“至今冷笑声长”却暗示了答案。钓不到鱼而发愁、哀叹,那是一般渔民应有的行为。可画中这两位钓客却发出了冷笑。冷笑意味着对世道的愤慨、不满, “至今冷笑声长”就更是强烈的愤慨,极端的不满了。由此可见,这两位钓客显然也是隐居江湖的高人逸士了。他们没有张志和式的乐观,也不像柳宗元那样孤峭,而是对世道充满了不平与义愤。实际上,这不过是石涛的自我写照。

石涛是非常关心民生疾苦的。癸酉(1693)年夏天,扬州久旱始雨,石涛特地画了《喜雨图》来表达他喜悦的心情,并在题画诗中揭示了富豪和农民对于旱灾的截然不同的态度:“城中豪富十万家,米贵金多何所嗟!农子吞声互相泣……”乙亥(1695)年夏,他经过巢湖,正值洪水泛滥,灾情十分严重,他画了《巢湖图》以寄愁思,并在题画诗中说: “百八巢湖百八愁”, “四邑水满至今灾”,同时严厉谴责贪官污吏,指出是由于他们使河道废弛,才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 《山水钓客图》和诗所揭示的也是秋洪泛滥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只是表现的方法比较独特,他用钓客的冷笑来暗示洪水过后,地老天荒,鱼虾都尽;那么,庄稼淹没、房屋倒塌等灾难就更在画外诗外了。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