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李亮功家周昉画美人琴阮图》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8 20:06:25

黄庭坚

周昉富贵女,衣饰新旧兼。

髻重发根急,薄妆无意添。

琴阮相与娱,听弦不观手。

敷腴竹马郎,跨马要折柳。

【注释】

①周昉:唐代画家,善画人物,尤擅仕女,描写对象都为宫廷贵族妇女,张邦基《墨庄漫录》云:“龙眠李亮工家藏周昉画《美人琴阮图》,殊有宫禁富贵气。”汤垕《画鉴》评周昉仕女:“多浓丽丰肥,有富贵气。” ②琴阮:古琴和阮,两种乐器。阮又名阮咸,弹拨乐器,形如月琴而颈长,十三柱,相传西晋阮咸善弹此乐器,因而得名。③敷腴:敷上色彩,丰满肥美。竹马:当马骑的竹竿,古代儿童玩具。

【评说】

本诗选自厉鹗《宋诗纪事》卷三三。第六句,陈邦彦《历代题画诗类》作“听弦不观手”,今从之。

李亮功,一作亮工,即李公寅,亮功是他的字,舒城《今安徽潜山)人,居龙眠山附近。尝在长沙任职,家里收藏一幅唐周昉画的《美人琴阮图》。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黄庭坚谪宜州,三年春,路过长沙时在李亮功的府里,一睹周昉此图的风采,因题诗一首,宋王铚曾追和此诗,题为《追和周昉美人琴阮图》,有序,详述黄庭坚题诗的本事,云:“亮工官长沙时,山谷谪宜州,过而见之,叹爱弥日,大书一诗于黄素上。”

黄庭坚抓住周昉仕女画的基本特征,以“周昉富贵女”开端,为全图的色彩、风韵,定下富艳浓丽的基调,尽管“衣饰新旧兼”,但画幅仍然充满富贵气。三、四句,转到头部妆饰的描写上。女子头发浓密,发髻很重,发根绷得很紧。因为“髻重”,美人不愿多添加头饰,以免加重发髻的重量。两句诗意,前后循着因果关系递进。五、六句,描写画面上美人弹奏琴阮的情态。两位女子分别弹奏琴和阮咸,互相应和,音调谐和,娱悦人心。她们调弄琴阮,神思飞扬,手法娴熟,听弦声,辨宫商,根本不去观看手指所按的徽柱。结尾二句,描写画面上的陪衬景物,却起着点题的作用。一位丰满肥美的小儿郎,骑着竹马,想要折下柳条赠人。《墨庄漫录》记载:“(《美人琴阮图》)旁有竹马小儿,欲折槛前柳者。”可以证实结尾两句诗写的是画面实景。周昉画这个人物,是否是闲笔?黄山谷精谙画理,他当然懂得周昉的用意,所以在全诗的至关重要的结尾处,点出画意。他告诉大家,美人弹奏的是《折杨柳》古琴曲,琴声在抒发怀念征人的情思。

这是一首五言古体诗,虽然形式上是八句,但它不是五言律诗。因为此诗前四句押平声盐韵,后四句押仄声有韵。三、四、五、六句并不对偶。全诗句句写画,或则整体描绘,或则局部刻划,或则化静为动,或则点明画意,而诗人对此画“叹爱弥日”的情趣,他对画家、画艺的赞誉,都暗寓于诗句之中。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