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八大山人水仙卷》题画诗赏析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5-08 19:53:18

石涛

金枝玉叶老遗民,笔砚精良迥出尘。

兴到写花如戏影,分明兜率是前身

翠裙依水翳飘摇,光艳随风讵可描

妒煞几般红粉辈,凌波丰骨压春娇

【注释】

①金枝玉叶:指朱耷,朱耷系明宗族,故云。②兜率:佛教用语,也作“兜率陀”、“睹司陀”,意即是妙足、知足。③翳(yi):障蔽,遮蔽。飘摇(yao):飘动貌。④讵:如何,岂能。⑤凌波:指水仙。黄庭坚《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盈盈步微月。”

【评说】

本诗选自石涛《清湘老人题记》。

这两首题画绝句诗对八大山人的花卉成就表达出由衷的敬佩。作为明王朝宗室的朱耷,画作不但精巧绝伦,而且远离尘俗,显得极为清雅幽淡,正如画中的水仙,翠绿的长叶犹如长长的裙带,依水而生,迎风而举,飘然拂动。在诗中作者没有直接写叶,而写水中的倒影随风而动。叶动?水动?抑或兼而有之,令读者回味无穷。绿叶素蕊在粼粼波光的映照之下,愈发像姑射神女,冰清玉洁。“水沉为骨玉为急(黄庭坚《次韵中玉水仙花》)“含香体素欲倾城”(黄庭坚《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这正是凌波仙子的丰骨所在,它可以压倒阳春时节众艳,一任红粉妒。“水仙神骨清绝”(《广群芳谱》卷五二引《瓶史》)已令人艳羡,更有“前接蜡梅,后接江梅,真岁寒友”之性,往往为文人画士所重,朱子曾不禁赞道:“纷敷翠羽帔,温靘白玉相。黄冠表独立,淡然水仙装。弱植愧兰荪,高标摧冰霜……嗟彼世俗人,欲火焚衷肠。徒知慕佳冶,讵识怀贞刚。”(《赋水仙花》)这丰姿是凡笔所不能及,而八大山人却能画出,其中秘奥在于画家早就与水仙有一种心灵的契合,正赖此以寄兴抒志。其实不只画家,题诗者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一首《题石竹水仙图》足以令人信服,直至晚年(1702年作此画)尚保持着天真纯洁的心灵:“冰姿雪色奈双钩,淡淡丰神隔水羞。一啸凝脂低粉面,天然玉质趁风流。早春争秀芳兰并,带露凌空洛浦俦。灯下但将文竹补,管夫人醉得搔头。”(《大涤子题画诗跋》卷三)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tihua/201905082650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