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祝枝山成趣园记》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8 17:35:58

翁方纲

韵胜原从骨胜来,外间狂草信舆、台。

冯班、何焯津梁在,肯许良常向溯洄。

祝枝山,即祝允明(1460—1526),明书法家、文学家。字希哲,号枝山,长洲(今江苏吴县)人。弘治举人。官广东兴守知县,迁应天府通判。与唐寅、文征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子”。能诗文,工书法,小楷学钟、王,狂草学怀素、黄庭坚,笔势劲健,又能出入变化,自成面目。 《名山藏》说:“允明书出入晋魏,晚益奇纵,为国朝第一。”著有《怀星堂集》等,又撰有《兴宁县志》。 《成趣园记》为祝允明行楷作品。

翁方纲(1733—1818),清书法家、金石学家、文学家。字正三,号覃溪,晚号苏斋,直隶大兴(今北京)人。官至内阁学士,能诗文,精鉴赏,尤长考证,著名碑帖多经他题跋。正书学欧阳询、虞世南,隶书法《史晨》、 《韩勑》诸碑,谨守法度。论诗创肌理说。著有《两汉金石记》、 《汉石经残字考》、 《焦山鼎铭考》、 《苏米斋兰亭考》、 《复初斋文集、诗集》、 《石洲诗话》等。

翁方纲这首论书诗的写作意图,可于该诗自注中见出。其语云: “王虚舟每讥枝山骨韵未清,盖未见此种行楷耳。”王虚舟,即王澍,字若霖,号虚舟,又号良常山人,清乾隆年间书法家、书学批评家,著有《虚舟题跋》、 《竹云题跋》等。他对祝允明书法有所讥讽,而翁方纲则不同意王澍的观点,故以祝书行楷《成趣园记》为证来加以辩说。

论书诗开篇落笔,即一针见血指出,祝书并不是“骨韵未清”,而是骨胜决定韵胜,韵胜从骨胜而来。接着指出, “外间狂草信舆、台”。外间,世间、世俗。信,诚、真是。舆、台,古代奴隶中的两个等级名。 《左传·昭公七年》: “人有十等……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 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后泛指地位低贱的人。翁方纲的这句诗是说,世间的所谓狂草,都是品格很低贱的。诗人在这里以反衬手法,意在突出祝允明狂草的艺术品位之高。

“冯班、何焯津梁在”。冯班,清初诗人。字定远,号钝吟老人。有《冯氏小集》、 《钝吟集》、 《钝吟杂录》、 《钝吟书要》等。何焯,清初校勘学家、文学家,人称“义门先生”,著有《义门读书记》、 《义门题跋》等。这句诗是说,冯班、何焯的学识和书论,是引导后进的正确道路。津梁,桥梁,也用以比喻起桥梁作用的事物。翁方纲的逻辑推理是说,既然有冯班、何焯这样的学问家、批评家作为后学的津梁,那未怎肯听从良常山人——王澍逆流而行呢?溯洄,逆流而上。《诗经·秦风·蒹葭》: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毛传:“逆流而上曰溯洄。”这里引申为逆流而行。意谓冯班、何焯的学识及其为世所重的书学批评,已为清代书法创作、书法批评指出了正确门径,不容王澍逆流而行。这实际上是为祝允明辩解,说明王澍对祝允明书法的批评是不正确、不公平的。这又是用了另一种反衬的手法。

不可否认,王澍的书学批评著作是较有价值的,应给予一定的学术地位。翁方纲不一定不承认这一点,但由于王澍对祝允明的批评有所偏颇,因而他对王澍也取贬抑态度,这是论辩中的所谓“以我不平,破汝不平”。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