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幽涧五松图》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李鱓

有客要余画五松,五松五松都不同。

一株劲直古臣工,搢笏垂绅立辟雍

颓如名将老龙钟,卓筋露骨心胆雄

森森羽戟奋军容,侧者卧者如蛟龙。

电旗雷鼓鞭雨风,爪鳞变幻有无中。

鸾凤长啸冷在空,傍有蒲团一老翁。

是仙是佛谁与从,白云一片青针缝。

吁嗟空山万古多遗踪,哀猿野鹤枯僧逢。

不有百岳藏心胸,安能屈曲蟠苍穹。

兔毫九折雕痴虫,墨汁一斗邀群公。

五松五老尽呼嵩,悬之君家桂堂东,

俯视百卉儿女丛。

【注释】

①搢(jin)笏(hu):插笏版于腰上。垂绅:臣下对帝王恭敬之貌。辟雍:古代大射行礼之处。②卓:高而直立。③雕痴虫:自谦之词,言绘松不过乃雕虫小技,而我却如此痴迷。④呼嵩:祝颂之词。《汉书·武帝纪》:“亲登崇嵩,御史乘属,在庙旁吏卒咸闻呼万岁者三。”

【评说】

本诗选自南京博物院藏李鱓《幽涧五松图》题诗。

李鱓一生多次画过《五松图》,目前已发现的就有12幅,并且逐渐形成一首长歌。南博所藏此画题诗之后,尚有一段跋语,对诗意的理解颇有裨益:“有客索画五松者,予以直者比之大臣,秃者比之名将,一侧一卧,似蛟似龙。蒲团之松,或仙或佛,爰作长歌以题。”这是对诗歌前七联的阐说,二者相辅相成,对画面作了大致的勾勒与描模我画五松,本是应客人之请,五株松树各具形态。第一株古朴劲直,如诤言直臣,手持笏板,立于朝堂,不卑不亢。其旁颓秃者,乃龙钟老将,虽然“髀肉渐生衣带宽,早朝空听汝南鸡”(杨亿《旧将》),但依旧是钢筋铁骨,心豪胆壮,尚有“骥老未甘秋伏枥,剑闲犹觉夜冲星。分茅锡土传家谍,钟鼎还须为勒铭”(刘隲《旧将》)的志向。一侧一卧,苍劲雄壮,犹如山中蛟龙,又如森森排列的羽戟,蔚为壮观,士卒见之,军容也为之焕发振作。电旗雷鼓骤作,迅雷不及掩耳,更鞭打着风雨一齐袭来,两条蛟龙无所畏惧,它们的鳞爪出没于风雨水幕之中,若隐若现,此时方益见其风神。忽而一只鸾凤直冲高空,盘旋冷啸,循声而视,只见旁有一株青苍的蒲团老松,高耸入云,青翠的松针插入云际,好像把云朵密密地缝合,欲让它停留此际似的。蒲团之下有一老翁,是仙是佛并不是重要的,画家所重视的是松树所体现出来的那种虬劲直立和傲岸伟立,也许这一老翁正在参悟其中的精神。诗作的下一部分对此作了暗示和回答。久处山谷幽涧,遂乃感慨吁嗟山中遗踪颇多,而人迹罕至,真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空山,哀猿野鹤只有“我”这一介枯僧所能逢遇,常人不能目睹。更为奇丽的就数古松的风貌了,如果劲松不是心胸宽广,有容藏百岳的气概,又怎么能屈曲虬劲,蟠入苍穹呢? 同样的道理,如果不入山中,或即便进入幽谷,但没有兼容百岳的胸怀,松树在你眼前历过,而它的品格也难以摄捉,这正是老僧松下苦苦参悟的收获。对此,我也是十分的痴狂着迷,为画松树,不怕雕虫之讥,更九折兔毫,用墨满斗,邀集群公布列画纸,表现它们的精神面貌。至此,我们也就不难发现,画中的老僧既非僧又非仙,无不有着画家自己的身影。画中以五松纪念朝中的几位直臣,五松早已不仅仅是艺术形象,更是画家心目中最崇高的道德形象,它可以傲然俯视百卉众草,这一种傲然坚劲的道德形象始终伴随着画家,直至生命的终结。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