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画》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戴熙

竹如长爪郎君立,石似平头奴子随。

可有锦囊佳句否?身天外正寻诗。

从这首题画诗看,所画当为竹石图。戴熙画就此图后,自己题诗加以生发。

竹和石,二者都是唐宋以来绘画领域里的热门题材,历来画家还特别喜爱竹石相配成画,让所谓“竹君子”、 “石丈人”互映成趣,相得益彰。以画竹著称于史的清代画家郑燮,就特别喜爱通过题画诗来生发竹石相配的哲理意趣。 《郑板桥集·题画》中,这方面的题画诗特多:

竹君子,石大人。千岁友,四时春。

竹枝石块两相宜,群卉群芳尽弃之。春夏秋时全不变,雪中风味更清奇。

石依于竹,竹依于石。弱草靡花,夹杂不得。

画根竹枝插块石,石比竹枝高一尺。虽然一尺让他高,来年看我掀天力。

七十老人写竹石,石更崚嶒竹更直。乃知此老笔非凡,挺挺千寻之壁立。

江上家家种竹多,傍添石块更阿那。且应一景相看待,恍似湘山立楚娥。

偶学云林石法,遂摹与可新篁。一片青葱气色,居然雨过斜阳。……

这类题画诗,在郑燮笔下真是层出不穷,美不胜收,而且同样是题竹石,其主题却很少重复:或千岁为友,四时皆春;或空山结盟,介如贞朗;或石骨峻嶒,劲节直立;或迎霜傲雪,清奇足仰;或竞争进取,来年掀天;或虚心谦退,家风礼让;或联想起“相伴幽人坐小斋”,或寄托于“恍似湘山立楚娥”;或交代笔法渊源;或描摹画上实景……这类题画诗,已堪称集竹文化、石文化之大成。在中国绘画史上,一代代有如许关于竹石的题画诗在,后人要别辟蹊径,另出新意,确实是颇为困难的。

戴熙不愧为题画诗的名家高手。他完全不蹈故常,而善于以画面景物作为形象思维的出发点,做到“兴发于此而义归于彼”……

画竹,不外竿枝节叶。其要求,竿枝宜细瘦修长,行笔劲直,挺然而起;画叶,则下笔宜迅利,实按虚起,笔锋忌钝厚而尚铦利。戴熙由画上一竿瘦竹、数根细枝特别是出锋铦利的竹叶,联想起唐代的瘦诗人李贺的形象来。李贺(790—816),字长吉。早岁即工诗,善于熔铸辞采,驰骋想象,以浪漫主义精神创造新奇瑰丽的诗境。对于他的外貌和创作生涯,唐李商隐《李长吉小传》有如下描叙:

长吉细瘦通眉,长指爪,能苦吟疾书。……恒从小奚奴,骑距驴,背一古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见所书多,辄曰: “是儿要当呕出心始已耳! ”

从这记载来看,李贺又是书法家。所谓“疾书”,当是行、草一类。 《金壶记》还说他“手笔精捷”。再从他的身材细瘦来看,则与竹不无共同之处;而铦利的竹叶,攒三聚五,或如“个”字,或如“介”字,从中心端点放射而出,也有似于李贺的“长指爪”。戴熙论画诗劈头第一句“竹如长爪郎君立”,就把细瘦挺立之竹予以人格化了,使人通过比喻想起了长爪郎君李贺的特异风神。

作为苦吟诗人,李贺十分重视诗外工夫,他经常骑驴远出,到生活中寻诗觅句,而且每次出外,背后常随从着“小奚奴”。奚,古代奴隶的一种。李贺的小奚奴,当是书僮佣仆一类。戴熙承接上句,又从自己画上的石头联想起小奚奴的形象来:在“长爪郎君”身旁, “石似平头奴子随”。平头,古代头巾名。平头奴子,言戴平头巾的僮仆。梁武帝《河中之水歌》: “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由“平头”的一词推测,戴熙画上之石,决非崚噌危立,而大概如郑燮《题画》所说的“学云林石法”,用的是元代画家倪云林以侧锋所作的折带皴,具有平折低矮的特征。戴熙以“平头”一词将“石”和“奴”联在一起,构想也可谓妙绝。

第一、二两句是对偶句,一竹一石,一长一平,一主一奴,一立一随,二者对比鲜明,相映成趣。再就整个画面看,一高一矮,一瘦一宽,竖向与横向相生相破,也形成了有意味的美妙构图。

然而戴熙并不满足于此,他进而写道: “可有锦囊佳句否?”李贺每次骑驴外出,总背着古锦囊,景物之所孕育,灵感之所触发,常吟成佳句并写下来投入囊中,晚上回家,将佳句倒将出来,进一步铸成诗篇。戴熙对着自己作品中的长爪郎君这一问,把诗作和画面都问活了,倍添了创作和鉴赏的审美情趣。如果说,这首题画诗体现了启承转合的话,那么第一、二句是“启”和“承”,而这第三句则是“转”,它使诗意变化,陡起波澜。

接着,以结句作答: “㧐身天外正寻诗。”㧐,通“耸”,挺立。杜甫《画鹰》诗: “㧐身思狡兔。” “㧐身”二字,正好呼应首句“立”字,可谓首尾圆合;而且又符合竹那种劲拔耸挺、干云插天的形象特征。然而结句之妙,更在于点染出李贺那种苦吟觅句的神态,并揭示出李贺特别喜欢写天上仙境的艺术个性。李贺构思的特点是,神游八极,想落天外。他在《梦天》、 《天上谣》等一系列诗篇中,写了银河、月宫、蓬莱、云楼、羲和、嫦娥、吴刚、玉兔、王母、仙女、天帝、彭祖……真是形象奇异,色彩缤纷,可说是“笔补造化天无功”了。而这,正是长爪郎君㧐身天外,呕心沥血地寻诗觅句的积极成果,也是戴熙诗画所茹含的一种言外之意,象外之象。

诗文切忌随人后。戴熙在诗中把画面上的竹石和历史上的李贺契合为一,可谓胡越肝胆,天衣无缝。这种写法,在中国题画诗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堪称奇绝、妙绝!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tihua/2019050826218.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