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庵题壁绝句二十首(其九)》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8 17:33:30

张丑

颜行心醉有元章,笔势翩翩追《破羌》。

郁勃季明文字古,真堪书品冠全唐。

在中国书法史上,唐代的颜真卿(参见曾巩《颜碑》一诗赏析)主要以楷书的变法革新而卓然成为一代之冠,正像晋代的王羲之主要以行草的变法革新成为一代之冠一样,其流风所被,影响极其深远。

但是,颜真卿的行草书也不容忽视,它纵笔豪放,遒婉雄逸,历来书评无不推崇备至。张丑这首论书诗,是专论颜真卿行书的。

“颜行心醉有元章”。元章,即宋代著名书法家兼书法鉴赏评论家米芾。这句是说,米芾是醉心于颜体行书的。毋庸讳言,米芾对于颜体楷书,更多地是取贬抑态度的。他在《跋颜书》中说, “大抵颜、柳挑剔,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 《海岳名言》也说, “欧、虞、褚、柳、颜……安排费工,岂能垂世”……当然,立论均未免偏激。但是,对于“颜行”,米芾却极为崇拜赞赏,见于品评的,如:

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入俗品。 (《海岳名言》)

与郭知运(按:应作郭英乂,英乂为郭知运之子) 《争坐位帖》,有篆籀气,颜杰思也。 (《海岳名言》)

《争坐位帖》,有篆籀气,为颜书第一。字相连属,诡异飞动,得于意外。 (《书史》)

颜真卿《不审》、 《乞米》二帖……在颜最为杰思。想其忠义愤发,顿挫郁屈,意不在字,天真罄露,在于此书。 (《书史》)

颜《送刘太冲序》碧笺书,碧笺宜墨,神彩艳发,龙蛇生动,睹之惊人。 (《书史》)

这一系列崇高的评价,已可见米芾“心醉”的程度了。

“笔势翩翩追《破羌》”。 《破羌帖》,又名《王略帖》、《恒公至洛帖》,为王羲之尺牍,草书。宋时真迹为米芾所得,上有开元印,唐怀充跋,笔法入神, 《海岳名言》评为“天下法书第一”。米芾收藏王羲之此帖以及谢安《八月五日帖》、王献之《十二月帖》,遂名其书室曰“宝晋斋”。所刻《宝晋斋法帖》,也将王羲之此帖列为第一卷第一帖。张丑的诗句,继米芾对颜真卿行草书帖的品评,进一步指出其笔势翩翩,足以追踪米芾推为杰作的王羲之《破羌帖》。张丑在诗中把晋、唐二代的行草书杰作相提并论,还寓有肯定二者在书法史上的划时代价值之意。

“郁勃季明文字古”。季明,颜真卿之从侄。天宝十四年(755),奄有北方广大地区的藩镇军阀安禄山叛乱,并很快攻占了东都洛阳。当时任平原太守的颜真卿及其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分别在山东、河北起兵讨伐,杲卿的幼子季明曾往来两地做联络工作。次年,常山被史思明攻陷,杲卿及其子季明“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唐肃宗乾元元年(758),颜真卿命人至河北寻访,在常山觅得亡侄季明首骨,于是颜真卿撰文祭于其灵。他当时匆匆起草,无心作书,并且因情感所郁结,为义愤所激发,故而临文握管,立即进入心手两忘,真情充分流露的境地,不自觉地把铁骨、怒气、柔情、哀思也溶入书写涂抹之中了。人们由这《祭侄季明文稿》遒劲的笔力、枯渴的线条、奔放的行款和信手的涂改之中,依稀可以想见书家激烈的胸怀、悲怆的心绪及急切欲书的情状。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评道: “《祭侄稿》有柔思焉,藏愤激于悲痛之中,所谓‘言哀已叹’者也。”在中国书法史上,历来把王羲之的《兰亭序》誉为“天下行书第一”;元鲜于枢则评《祭侄稿》为“天下行书第二”,已得到鉴赏家们一致的认同。

对于颜真卿以著名的“三稿”——《祭侄稿》、 《争坐位稿》、 《告伯父文稿》为代表的行书,张丑诗中还以“文字古”和“郁勃”来品评。所谓“文字古”,也就是米芾所说的“有篆籀气”,而无妍媚之态。所谓“郁勃”,亦即米芾所说的“忠义愤发,顿挫郁屈”。不过,直接以“郁勃”来评颜书的,当数明代王世贞《艺苑卮言附录》: “《玄靖碑》结体与《家庙》同,遒劲郁勃”; “《祭伯父文》与《祭季明侄稿》法同,而顿挫郁浡小似逊之。”张丑此评可能也受了王世贞影响。

就唐代书坛来看,既然颜真卿不但在楷书领域,而且在行草领域中也独树一帜,个性别具,并开一代新风,那么,当然是“真堪书品冠全唐”了。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